爱莲说23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爱莲说23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4ee.com 加入收藏夹!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三章:极限诱惑

  电话铃声打断我的思绪,我一看,是馨玥的电话,我接通电话,馨玥说:「忙吗?」我说:「不忙呀,怎么了?」馨玥说:「怎么QQ上面不理我呢?」我说:「哈哈,今天我调休在家,没上班。」馨玥说:「哦,那我去你家啊?有点事情找你。」我说:「可以啊,你什么时候过来?」馨玥说:「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吧。」我说:「好,我在家等你。」

  我连忙穿好衣服,简单的收拾下屋子,刚坐下,门铃就响了。我打开门,是馨玥,后面还跟着小文。我把她们让进屋,又拿饮料给她们。小文坐在沙发上,翘起腿,说:「你这儿不用换拖鞋么?」我说:「不用,就我自己住哪有那么多拖鞋!」小文说:「我刚才看下楼下有小超市,你去买两双呗,跟玥姐去逛街,脚很累的!」我连忙答应着,换好衣服跑下楼,买了两双女式拖鞋上来。我把拖鞋放在小文脚边,小文晃晃脚,说:「咋那么不会来事儿呢!就不能给我换上么?」
  我把另一双鞋递给馨玥,说:「好,等着啊,一个一个来。」馨玥说:「哈,跟我都惯了,大大咧咧的了,在小文面前还得乖这点儿吧!」我蹲在地上,正给小文脱鞋,听她这么一说,接茬道:「那是,小文多可爱!」小文却毫不客气的踩着我的头,说:「切,我怎么没看出我可爱?你干嘛奉承我?」说着脚下不断用力,我支撑不住,索性趴在地上。

  小文顺势踩住我的背,微微用力。小文穿着一双安踏运动鞋,鞋底不是很硬,是平滑的,踩在身上只能感受到压力,并不是很痛。这压力不断增强,慢慢汇聚。我知道小文站在了我的背上,但她的体重不足以让我很难受,我把在地上静静的享受着,鼻子故意哼出声。在我后背踩了一会儿,她又踏着我的头下去了,坐在沙发上,又把腿翘起,对着我咳一声,又晃晃脚。我连忙起身,半跪在地上,给小文脱鞋,一边脱一边对馨玥说:「馨玥,你真不够意思,就在那看着我被小文姐欺负。」馨玥说:「切,我不上去踩你就给你很大面子了好吗?今天小文做主!」
  我脱下小文的一只鞋,在淡粉色的棉袜脚上闻了闻,亲了一下,给她套上拖鞋。我看小文没有其他举动,便再脱下第二只鞋时也照做。但这回却不这么容易亲到了,小文的脚灵巧的躲开,抬起来蹬住我的额头,用力把我踹开,我退后两三步,坐在地上。

  小文自己穿上拖鞋,说,这叫蹬鼻子上脸懂吗?我说:「今天小文怎么不用温柔可爱模式啦?」小文说:「对你来说这就够温柔可爱得了!」馨玥接话道:「哎哎哎,我的还没脱哪!」我说:「好好好,哪能忘了你啊!」说着,半跪在她跟前,她抬起腿把脚放在我的怀里,我拉下靴子的拉锁,用力拉拽靴子,小文这时绕到我身后,踢了我腿一下,我向前一顷,跪在地上,靴底结结实实的贴在胸前。我索性跪下来,给馨玥脱下靴子。

  我说:「其实直接告诉我给馨玥跪下就行啊,我又不是没跪过!」我亲了亲馨玥那散发着熟悉的味道的脚,又去脱第二只靴子,小文在我后面踹了我后背一下,靴底贴在胸前倒是不怎么疼,但是后背被高跟鞋踩上的印迹被触动,非常疼,我不自主的哎呀一声,小文不知所以,又抬脚轻轻踹了一下,说:「哎呦什么,我都没用力,拖鞋都没穿。」没等我回话,棉袜脚又在我后背蹭一下,我说:「别碰,疼!」

  小文蹲下来,把我的衣服撩开,看了我后背一下,又赶紧盖上,对馨玥说:「哎呀,真是惨不忍睹!」我把馨玥的靴子也脱了下来,馨玥说:「怎么了,让我看看。」我撩起后背给她看,说:「没什么,跟朋友玩来着……」馨玥说:「这么多鞋跟印儿还说没什么,你可真行,这么细的鞋都敢玩了,不要命啦!」小文也说:「是啊,多危险,我都不敢玩!」我放下衣服,坐在小文身边,搂着小文的脖子,说:「怎么,听说小文姐足交都能给人家弄出血?」

  小文拉开我的胳膊,说:「讨厌,什么事你都知道!嘁,整出血怎么了,哼!你不服?不服你试试?」说着,把我的裤带解开,把脚伸到我的裤子里,对馨玥说:「馨玥姐,过来啊,你在那边!」馨玥也欣然而来,站在我边上,将脚伸了进去,我连忙说:「等等,这样能伸进去么!」在她们的「暴行」下,我把裤子褪到膝盖,说:「这回来吧!」

  小文收起脚,说:「没意思了,不玩了。」馨玥也说:「对,没意思了,不玩了!」我说:「你们两个坏蛋,给我弄起这么高,然后不玩了!」我一边说一边穿上裤子,对她们说:「这回总行了吧,伸进来吧!」小文轻蔑的看了我一眼,起身进了我的卧室,说:「没兴趣了,不玩了!」馨玥也跟了进去,说:「对,没兴趣了,不玩了!」

  我无奈的换下睡裤,对她们说:「你俩今天来不仅仅是拿我解闷儿的吧,不是说有事么?」小文躺在我的床上,说:「对呀,有事,你答应吗?」我说:「什么事啊?」小文说:「你先说答不答应!」我说:「你得先说啥事啊!」说完我看了馨玥一眼,馨玥说:「文文他刚才答应了。」小文坐起来,说:「好,既然答应了,我就说!」

  正在我一头雾水的时候,小文说:「是这样,我过一阵想拍一套照片,是SM和恋足的,相机我有,男模也有,然而我不想找别人拍照,馨玥姐说你可以,所以呢,请你当摄影师,完事请吃饭!」我松了口气说:「我当什么事呢,馨玥早都跟我说过了,她还要拍呢。没问题,用我的相机也可以,不过……」听我说「不过」,小文撅起嘴说:「就知道你会加条件!说吧!」我说:「拍完照给我释放!我给你拍完照我看着肯定会血脉上涌的,然后还不给释放就说不过去了!」
  小文说:「释放没问题,这个随时都行哦!」我说:「好,那就一言为定。」这事算是应下了,坐下来和她们俩闲聊,我靠在小文身边,搂着她的脖子,说:「小文,你叫什么名字啊?」小文说:「没告诉过你嘛?哦,可能是我记错了,我真名叫杜晓文,杜甫的杜,拂晓的晓,文化的文。」我说:「哦,『杜子腾』的杜……」小文说:「什么肚子疼!是……」我说:「你没听一个笑话吗,老师点名,一个学生叫杜子腾」,说着,我在她手上写字,「还有叫赖月京、支付宝、毛茸茸……」

  小文靠在我身上咯咯咯的笑个不停,馨玥说:「这几天不见泡妞儿的水平有点长进了!哼!」我知道馨玥有点不高兴,就故意按了按小文胸前的高高隆起,小文并没有阻止我,馨玥却说:「手干嘛呢,人家才多大!」我说:「多大,她把脚伸到我裤子里怎么可以?」小文脸色微红,但并不阻止我的手。临走的时候,小文把袜子脱下来留给了我。而馨玥因为生我的气,没有用我给她穿鞋。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春节,所以公司忙归忙,但是心早都飞了。每天不做什么事,时间过得也是很快,两周后的周六,一大早馨玥就打来电话。馨玥说:「来呀,来小文这里,带着相机,都准备好了,就差你了!」我说:「好,等我收拾收拾就去!」然后起床,冲澡洗脸刮胡子,准备妥当,换了套新的内衣裤,就出了门。

  到了小文家,馨玥给我开了门,进屋一看,小文穿着宽松的睡衣,脚上一双卡通拖鞋,一个浑身赤裸的的男生正在从小文的胯下钻过。「好,乖,再来一次!就这样!」小文一边调教着胯下的男生钻裆,一边故意用腿夹着男生的身体刁难。我一边支三脚架,一边对馨玥说:「怎么。这就开始了?」馨玥叹口气,说:「这不是等你么,就把人家给扒光了,玩弄半天了。唉,好可怜的小帅哥!」小文看到我,跟我打个招呼,然后对馨玥说:「玥姐,来哦,来玩一会儿。」
  「好啊!」说着馨玥就跑了过去。我说:「嘿,刚才还说小帅哥可怜呢,几秒钟之后就过去折磨人家了!」馨玥说:「当然,比你帅多了,哼!」那男生胯间已经剑拔弩张了,馨玥过去,趴在他的背上,手在他腿上划了几下,一把握住那挺拔的东西。男生微哼一声,而馨玥的手温柔的上下套弄着,男生有些颤抖。
  忽然一股浓浓的醋意在我心里油然而生。这时,我觉得胯间也一软,小文不知什么时候转到我身后,伸手在我裆部摸了一下,说:「怎么,还没开始呢就受不了了?」我不快道:「小文姐,你今天是拍写真还是拍片子?拍片子我设备不行技术不行,拍不了。」小文踢了我一下,说:「德性吧,还不高兴了,好啦,拍照!」然后又对玩的正欢的馨玥说:「玥姐,开始吧,别玩他了。」小文让那男生换一套休闲装,自己也穿上一套白色的休闲,又戴一个帽子,穿上白色的棉袜和运动鞋。

  那男生木偶一样,任凭小文摆弄着任何的造型。小文让他跪在地上,然后身子向后仰,眼镜仰视她,她将一只脚傲慢的蹬在男生胸前,冲着镜头微笑。我按捺着下身的热潮涌动,捏下快门。两台相机照好几张不同角度的照片,我示意小文换个造型,但小文似乎不打算怎么动,只是脚用力向下蹬,最终那男生支持不住,以跪着的姿势头抵着地面。「靠,好软的腰!」我不禁赞叹道。

  小文顺势一脚踩着他的胸,一脚踩着他的大腿,又来一组照片。照完这一组,我发现小文脚下的男生,头上开始见汗了。我正想示意小文让他休息一下,但是小文却视而不见,只是胸前的脚向后退一步,两脚全站在腿上,不过好在让那男生起了起身,不然我真担心他承受不住折断了腰。小文从男生身上下去,但似乎并不想改变姿势,而是将脚踏在胯间,上下蹭几下,朝镜头甜美的笑。拍完这一组,我说:「让模特休息一下吧。」

  小文说:「没事,他不累。等我休息时他再休息吧!」我无奈,只好照办。小文让男生跪起来,双手拄地,呈四肢着地方式,她膝盖压着他的后背,另一只脚向前蹦一下,踩着他的手。「靠,太坏了!」我心想。馨玥递给我一瓶北冰洋,指着监视屏说:「哇,样子好帅啊!」我说:「小文真坏,这么欺负人家。」小文听到了我的话,但并没接话,依然自顾自的调整姿势。

  小文越发的使坏了,她将帽子歪戴,然后点着一颗烟,脚踩着男生的头,很痞子的样子。我故意说:「这才是小文的本相吧,哈哈。」馨玥也在边上说:「嗯,我看像,平时被她文静的装扮蒙骗了!」小文朝我们竖个中指,继续摆着姿势,我却开始心疼她脚下的人了。拍照时也有点心潮荡漾。或许我不是心疼脚下的人,而是想去做那脚下的人了。

  又摆了几个折磨人累死模特的定型照之后,小文脱下一只鞋和袜子,将袜子塞进男生的嘴里,然后让他双手捧着鞋,还不断的提醒:「哎呀,真笨,你就像捧着一件宝贝似的!哎呀,你要有崇拜的眼神!」好容易调整好眼神,示意我拍照,我压低相机,半蹲在地上,正要捏快门,小文示意我等等,然后将光着的脚放在男生的头上,脚跟搁在头顶,脚底板直冲镜头。这张照片满满的侮辱之意,看得我都有些受不了。馨玥趁我蹲着,抬脚踩住我的肩膀,说:「怎么样,爽吗?」
  我说:「小玥玥现在我让你随便狂,等我得空的!」馨玥不依不饶的一边一下一下的踩我,一边说:「你得空怎么样?你想怎么样?你能怎么样?」我求饶道:「玥姐姐我错了行不行?」馨玥说:「知道错了?晚了!」小文这时催着拍照,算是给我解了围。而当我看到眼前的一景时,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

  小文重新穿上鞋,但那只塞嘴的袜子没有穿,依然塞在嘴里,真正往我震惊的是男生已经被脱光,微分着双腿,嘴里鼓鼓的,袜子从嘴里露出一点来,小文一腿弯曲,身体前倾,一腿后抬,鞋底抬起男生的阴囊,阴茎近乎平平的放在鞋底上,微微翘起。小文催促道:「快拍,有点承受不住了!」虽然这个动作不雅,但是小文的线条很优美,特地多拍几张,小文因支撑不住收回腿才算停。

  拍照拍到这里,我感觉我下身涨的很痛,应该是男性激素还是腺液分泌过多造成的。我看出小文是个女王的料,悄悄问馨玥说:「小文是学什么专业的,干脆改行做职业女算了!」馨玥小声说:「人家小文以后是当空姐的!」正说着,小文和男模特开始换装。我站起身敲着后背说:「小文,不休息一会啊?」小文说:「没事,不累,你累了你找个椅子坐着!」小文换了一身职业装,短裙丝袜高跟鞋,实在是魂牵梦绕般的感觉。穿着职业装小文又摆了些优美的造型,然后依然以男模特赤身为止。拍了几百张照片,我刚松了一口气,小文说:「咱们进卧室去拍些恋足的照片吧。」我说:「晕,刚才的还不够恋足。」馨玥推了我一下,说:「让你去拍你就去拍,哪那么多废话呢?看到了就明白了。」

  进了卧室,小文让男模特躺在床上,然后用丝足踩揉着男生的JJ,示意我拍照,我又拍了很多这类照片。最后小文双脚夹住男生的JJ搓弄着,让我抓拍,我捏着快门,随机抓拍几张,无意间拍到浓白的液体喷出的瞬间。我说:「这张照片要是拿到摄影展参展,应该可以获奖了!」

  收拾好东西,小文拿出大约1000块钱,让男生跪接。男生真就跪了下来,双手接过钞票。小文让他自己去换衣服,对我说:「你是不是认为我太欺负他了?」我和馨玥异口同声的说:「是!」小文过去帮男生换衣服,对我们说:「我们是朋友啦,他心甘情愿的了,不然我怎么敢欺负他,他学过武术,就我这样的他一次打三个没问题。」

  等送走了那男生我对小文说:「今天给你拍照,这诱惑已经到极限了,烦劳您换双丝袜给我释放了呗!」小文坏坏一笑,看了看馨玥,馨玥使了个眼色。我感到情况不妙,试探的问道:「怎么了,你俩有什么密谋?」

  小文一边换丝袜一边说:「我俩,没有密谋哦。只不过今天,只有诱惑,没有释放!哈哈!」我正要发问,就被小文和馨玥合伙推倒在床上,也就不反抗了,衣服也任凭她们脱去。馨玥脱下裤子和棉袜,换上一套短裙装,腿上脚上被闪着银光的灰色丝袜包裹。我明白了,这俩人确实是商量好的。

  她们的丝足丝腿从我身上划过,擦过,蹭过,但就是不碰下面的三角地带,任凭JJ直挺挺的也不去碰一下。我恍然大悟,难怪说只诱惑不释放呢,看来确实没安良善之心。

  吃过晚饭,有些疲惫,不是拍照累,而是拍照之后的福利没有达到标准。回家的路上我和馨玥说:「我高中的时候曾经偷过一个女护士的丝袜,一直隐瞒着,然后被竹筱婷发现了,给我诈了出来。她就用丝袜脚折磨我到半夜,也没给我释放,那感觉,就像现在,真酸爽。」馨玥笑而不语,岔开话头说:「你以前还有什么故事啊,接着给我讲呗。」我说:「故事多了去了,等捋顺了起个头儿,慢慢讲。」

  馨玥说:「有时间咱们去旅游啊。」

  我说:「等夏天吧,夏天我会有一个月的假期,咱们俩坐火车去莫斯科。旅途中讲一些故事,也很好啊!」馨玥说:「好啊,到时候咱们旅途中讲故事,讲你做脚下萌宠的情感故事。」我一字一顿的说:「不过,现在,去我家,给我,释放,好吗?」馨玥说:「不,今天就憋着你,我还有两站下车,你回家,找五姑娘去吧。哈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14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