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魔逞凶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双魔逞凶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





 凌威坠崖的时候,冷春也陷入困境。她已经回到了长春谷,可是待了一段日子,凌威还没有依约前来会脸,心里记挂,天天出谷等候,但是这一天,却碰到了一个浓眉大眼,身裁魁梧的老者。

  

  ‘小姑娘,你在等甚么人呀?’老者奸笑道。

  

  ‘这是我的事,与你有甚么关系!’冷春冷冷的说道,这几天她等得心烦意乱,那老者也不像善类,忍不住出言顶撞。

  

  ‘怎会没有关系,我那兄弟天天惦着你,说不定他便是你要等的人呀。’老者诡笑道。

  

  ‘你那兄弟是甚么人?’冷春奇怪地问。

  

  ‘他便是前些时来跟你说亲的淫魔,忘了他吗?’老者哈哈怪笑,原来他是凶魔。

  

  ‘甚么?’冷春大吃一惊,虽然不知道这老者是谁,也知道不妙,幸好离谷口不远,二话不说,便往谷里电驰而去,只要抵达谷口,那儿的机关便可以挡一阵子,无论这老者的武艺如何高强,她也有信心脱身。

  

  ‘跑到哪里去呀?’凶魔早已有备,使个身法,不知如何,竟然拦在冷春身前。

  

  ‘你……你要怎样?’冷春颤着声说,看见这老者的轻功如斯高强,不由心怯起来。

  

  ‘也没甚么,只是想你随老夫回去,见一见我那痴心情长的兄弟吧!’凶魔有恃无恐的说。

  

  ‘混胀!’冷春知道不能善了,疯狂似的挥掌进攻,她的武功不俗,舍死忘生的招式,也把凶魔逼得手忙脚乱,但是十数招后便扳回劣势,接着一记怪招,便扣住了冷春的玉腕。

  

  ‘好一只母老虎!’凶魔手上使劲,冷春便浑身酸麻,再也使不出气力。

  

  ‘放开我!’冷春叫道:‘你……你想怎样?

  

  ’自然是把你带回去,和我的兄弟成亲啦。‘凶魔笑道:’你要是乖乖的随我回去,我也不会难为你,要不然,我可要不客气了。‘’你……救命……救命呀!‘冷春高声嘶叫道,她知道要是让他带走,一定比死还要可怕。

  

  ’叫?你要是再乱叫,我便剥光你的衣服!‘凶魔狞笑一声,探手在高耸的胸脯狎玩着说。

  

  ’住手!‘就在这时,有人断喝一声,山后走出了一男一女,男的是一个高瘦老者,女的却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女郎。

  

  ’是你!你又要多管闲事么?‘凶魔厉声道。

  

  ’放开她,我便放你走路。‘老者沉声说。

  

  凶魔气愤地顿一顿脚,竟然放开冷春,急急如丧家之犬般逃去。冷春惊魂甫定,双膝跪下,感激流涕道:’谢谢老丈救命之恩。‘’请起来,不用客气。‘老者柔声道:’你是甚么人?如何招惹了凶魔这个魔星?‘冷春这时才知道逃走的老者原来是凶魔,禁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要不是遇上这个救星,后果便不堪设想。

  

  ’姑娘,起来说话吧。‘美貌女郎扶起了冷春说。

  

  冷春只道两人是江湖异人,感恩图报,延入谷中款待,那艳女言语便给,笑语如花,使冷春相逢恨晚,推心置腹,把淫魔如何登门强行求亲,给她利用机关赶走,自己如何在温安邂逅凌威,约期再见,出谷是为了等候凌威,差点为凶魔暗算,最后两人还姊妹相称。

  

  ’姊姊,说了半天,还没有请教两位的高姓大名。‘冷春诚恳道。

  

  ’他是我师父,我叫夕姬。‘艳女笑道。

  

  虽然百合还没有答应给淫魔生孩子,但是为了少吃点苦头,已经和其他陷身魔掌的女孩子一样,习惯了忍辱负重,任人戏侮淫乐,对淫魔唯命是从。经过种种惨无人道的摧残后,百合仍能坚决不移,拒绝给淫魔生孩子,不是因为不怕吃苦,而是知道就算答应,吃的苦头更多,不同的是,那时只有淫魔一个男人,无需再让他的弟子蹂躏。

  

  倘若答应生孩子,便要习练销魂种阴法,那是一种淫邪的催情功夫,习练后便会变得淫荡无耻,日夜春情荡漾,从此沉沦欲海,永不超生。

  

  单是变得淫荡,或许还受得了,因为这些日子,百合已经完全没有了羞耻之心,但是淫魔要生孩子可不容易,除了年纪老迈,阳精枯竭外,也由于修习探补邪功,不易生育,听说他当年便花了九个月功夫,才可以种玉蓝田,要增加百合受孕的机会,只有和她交媾时,用满床娇使她春潮泛滥,排出卵子,然后让淫魔下种,也即是说百合每一次都要吃尽苦头,试问如何可以答应。

  

  百合还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淫魔有厌倦的一天,那时纵然要杀要剐,也总算是脱离苦海。

  

  这天,百合正在给淫魔咣脚,忽然凶魔气冲冲地闯门而进,呱呱叫道:’老二,立即召集人马,我们去长春谷。‘’要硬来吗?不成的,那里机关重重,多少人也没用。‘淫魔愕然道。

  

  ’这是老三的妙计,你不懂了。‘凶魔咧嘴大笑道。

  

  原来两魔去到百兽庄后,知道龚巨死在凌威手里,盈丹夺回百兽庄,他们不敢硬闯百兽阵,只好怅然而返,绕道查探长春谷虚实,发现那儿土地肥沃,四季如春,决心据为己有,凑巧看见冷春每天在谷外徘徊,于是凶魔拿人,他却和夕姬救人,赚得冷春信任,顺利混入长春谷,里应外合。

  

  百合直听得胆战心惊,暗骂邪魔歹毒,也为冷春担心,虽然她和冷春没有交情,但是她曾经和凌威一起前来相救,爱屋及乌,自然不愿看到她吃亏了。

  

  ’拿下冷春便是,要长春谷干么?‘淫魔大惑不解道。

  

  ’你忘了上边交上来的事吗?‘凶魔道。

  

  ’甚么事?‘淫魔说。

  

  ’种罂粟,练极乐丹。‘凶魔答道。

  

  ’姐姐,你的帕子熏了甚么?好香呀。‘冷春摇摇欲坠道,她记不起说过甚么,使夕姬含嗔用绣帕拂在脸上,浓香扑鼻,接着便浑身发软了。

  

  ’这是七步迷神香,是师传练制的,要是没有解药,走不了七步,便功力尽失了。‘夕姬笑嘻嘻地扶着冷春说。

  

  ’为甚么?‘冷春莫名其妙道:’他呢?他在哪里?‘’他去破坏机关的总枢纽,放凶魔和淫魔进来。‘夕姬笑道。

  

  ’姐姐,别说笑了……咦,为甚么提不起劲的?‘冷春惊叫道。

  

  ’我不是告诉你,那是七步迷神香吗?你还是乖乖的待我师父回来吧。‘夕姬把冷春按在椅子上说。

  

  看着凶淫两魔随着夕姬的师父走进来时,冷春好像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似的,喃喃自语道:’这……这不是真的。‘’让我给你正式引见吧,这是姐姐的师父邪魔呀!‘夕姬抱着冷春的香肩说道。

  

  ’美人儿,我们终于再见了。‘淫魔吃吃怪笑道。

  

  ’为甚么这样……!‘冷春颤声叫道,她终于知道自己是掉进一个可怕的陷阱里。

  

  ’自然是为了你了。‘淫魔在冷春的脸蛋上摸了一把说:’还有,是为了长春谷。‘’别碰我!‘冷春尖叫道:’杀了我吧,我死也不会嫁你的!‘’谷里的人我们一个也舍不得杀,何况是你呢?‘邪魔笑道:’只要你在,他们便不敢做反,乖乖的给我们出力了。‘’还有七星环呢,你不把七星环交出来,便教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凶魔唬吓着说。

  

  ’别吓坏我的美人儿呀。‘淫魔从夕姬手里接过冷春说。

  

  ’就把她交给你吧,取回七星环后,便好好的养起来,谷里的人便不敢生事了。‘邪魔说:’你回去看好门户,我和老大留下,待罂粟成熟后,练制极乐丹,本教便可以发扬光大了。‘’我也要留下么?‘凶魔满心不愿道。

  

  ’她说凌威会前来相会,所以在外边等候,要是他出现,那便不用多费手脚了。‘邪魔说:’且待一段日子,再决定好了。‘’夕姬也留下来陪我们吧。‘凶魔淫笑道。

  

  ’要是凌威不来,便让她去对付凌威,给龚巨报仇,也少一个人扯我们的后腿。‘邪魔说。

  

  ’哎哟,你们两个大男人,想弄死人吗?‘夕姬聒不知耻地说。

  

  ’欲仙欲死嘛!‘淫魔笑道:’谷里还有其他的女孩子,她们修习和合补天功,也要男人给她们去阴火的,这个漂亮的谷主,便让老夫费点力吧。‘冷春听得如堕冰窟,急病乱投医,大叫道:’你们……凌大哥不会放过你们的!‘’凌大哥?是凌威吗?‘邪魔冷笑道。

  

  ’不错,他随时会到,他……他一定会杀了你们的。‘冷春色厉内荏地叫,心里也知道凌威可不是三魔的敌手。

  

  ’那便更好了,不用我们四处找他。‘凶魔狞笑道。

  

  ’对了,那天和老二动手的蒙脸人一定是凌威!‘邪魔恍然大悟道。

  

  ’我要不是轻敌,当日便可以杀了他了。‘淫魔冷笑道。

  

  ’看来他的武功也不俗,出道不久便收服神手帮,威震明湖,倒是个人材,也不一定要杀他的,或许……‘邪魔沉吟道。

  

  ’你不是想收服他吧,小心养虎为患呀。‘凶魔不以为然道。

  

  ’要杀他随时也为,不会养虎为患的,让他对付七大门派不很好么?事成再杀也不迟呀。‘邪魔笑道。

  

  ’拿下他再说吧。‘淫魔道。

  

  ’别的人我可不敢说,凌威很好色,有夕姬出马,一定手到拿来的。‘邪魔满怀信心道。

  

  回到魔宫,淫魔第一件事便是刮光了冷春身上的毛皮,把双手吊在头上,再用绳索分别缚着腿弯,凌空吊起,让光溜溜的身体挂在半空,便舍她而去。到了淫魔再出现在冷春身前时,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雪白诱人的胴体却多了几个乌黑色的指印。虽然没有被污,感觉上却和给人轮奸没有分别,几个野兽似的男人彻底地狎玩她每一处身体,迷人的洞穴也数不清曾经有多少根指头捅了进去,有人粗暴地掏挖,痛得她眼泪直冒,也有人捉狭地撩拨,使她羞愤欲死,更苦的是,有人把指头捅进了屁眼,尽管只是捅了几下,已经让她叫得惊天动地了。

  

  ’美人儿,他们可有弄痛你么?‘淫魔在冷春的腹下轻抚着说。

  

  ’杀了我吧……为甚么不杀我!‘冷春悲愤地叫。

  

  ’别要生要死了,我会让你欲仙欲死的。‘淫魔吃吃怪笑,指头慢慢挤进裂开肉缝里说。

  

  ’你究就想怎样?‘冷春咬着牙叫。

  

  ’七星环在哪里呀?‘淫魔的指头在暖洋洋的玉道里探索着说。

  

  ’不知道!让我死吧……我……我怎样也不会说出来的!‘冷春嘶叫着说,知道就算交出七星环,也是难逃淫辱。

  

  ’你会说的。‘淫魔狞笑道:’这个骚穴还很紧凑,一定用得不多,可不知道这儿的男人轮着用鸡巴捣进去,会不会弄坏呢?‘’你……!‘冷春花容失色,不知如何是好。

  

  ’我让你瞧一场好戏,再问一趟,倘若你不说,便让你表演了。‘淫魔发狠地掏挖着说:’带百合出来。‘冷春没有忘记百合,当日便是由于自己太过急燥,使凌威救人不成,还受了伤,也累得百合陷身魔掌,吃苦受罪。看见百合上身只有嫩黄色的肚兜,腰间围着翠绿色的丝帕,在淫魔身前盈盈下跪,冷春不禁大吃一惊,暗念难道她已经答应给淫魔生孩子。

  

  ’让我给你们引见吧,这个便是盗宝不成的夜莺百合……‘淫魔眼望着百合说:’百合,她便是那天和凌威一起,想来救你的长春公主冷春了。‘百合进来时已经偷望了冷春一眼,这时不忍再看,低头不语,心里想的,却是淫魔终于知道当日的蒙脸人便是凌威,担心他会遭人暗算。

  

  ’百合杀了我的孩儿,初来的时候,也像你那样要生要死,虽然现在还没有答应给我生孩子,却也不敢刁泼了。‘淫魔抚玩着冷春的粉臀说:’你也会一样的,我有的是时间,总有一天,你会说出七星环在哪里的,对吗?‘’不……我不说,我死也不会告诉你的!‘冷春歇思底里地叫。

  

  ’百合,杀鸡警猴,今天你要是不答应,便要当一趟鸡了。‘淫魔望着百合说。

  

  百合芳心剧震,明白淫魔的意思,这些天里,虽然是妓女似的任人淫辱,吃的苦头还不太多,但是今天又要受罪了。

  

  淫魔见百合垂头不语,冷哼一声,向几个徒弟示意道:’很久没弄过她的屁眼了,让大家看看吧。‘’不……!‘百合害怕地叫,但是叫尽管叫,身体还是让几个恶汉架起,头下脚上的送到淫魔身前,腰下的丝巾掉落腹际,里边原来是不挂寸缕,下身也光脱脱的尽现人前。

  

  ’你看……‘淫魔在百合的股缝指点着说:’初来时,她的屁眼跟你的差不多,也是小巧灵珑,一根小指头也容不下,但是弄了几次后,便宽敞的多,能够尝到后庭花的乐趣了。‘冷春害怕地别过俏脸,不敢观看,但是那红扑扑的肉洞,已经深深印在她的脑海里,可不敢想像百合曾经吃过甚么苦头。

  

  百合惶恐地泣叫着,淫魔的指头已经探进了后边的肉洞,虽然还可以忍受,但是懋起让人鸡奸的痛楚,便不寒而栗。

  

  ’看你的样子,单是弄后边还不够过瘾,这一趟,便让你尝一下夹棍的滋味吧。‘淫魔抽出指头,在百合的屁股上揩抹着说。

  

  ’……不……呜呜……求你……饶了我吧!‘百合恐怖地尖叫起来,她早已从难友口中,知道夹棍的利害,想不到今天便要身受其害。

  

  ’那你肯生孩子么?‘淫魔狞笑道。

  

  ’我……我……不……呜呜……你要我干甚么也成……可不是生孩子!‘百合痛哭道。

  

  ’好吧,我便要你尝一下夹棍!‘淫魔摆摆手,几个恶汉便如狼似虎的把百合按在地上。

  

  ’放开她……你们放开她……!‘冷春悲愤地叫骂着,但是接着下来,却是膛目结舌,再也说不出话来。

  

  尽管百合泪流满脸,却没有哭叫,因为她知道怎样讨饶,也不能使淫魔收回成命,还会使他兽性大发,所以当一个大汉脱掉裤子,躺在地上,示意她跨上去时,她还是含羞忍辱,在掌心吐下香涎,在大汉的鸡巴上擦了几下,才驾轻就熟地慢慢坐下去,减轻身体的痛楚。

  

  火辣辣的鸡巴硬挤进干巴巴的阴道里,并没有使百合太难受,只是龟头碰触着敏感的肉粒时,才会情不自禁地娇吟一声。自从金针散功后,她的阴核大了许多,亦变得特别敏感,她知道再抽插几下,淫水便会流出来,那时生理的需要,便可以让她暂时忘记受辱的难过了。鸡巴已经尽根闯进玉户了,百合喘了一口气,正欲像平那样扭动纤腰,让身下的野兽得到发泄,岂料那大汉却把她抱紧,接着另一个大汉伏了下来,握着昂首吐舌的鸡巴在股缝中间磨擦着。

  

  百合知道噩梦要开始了,害怕地哀叫一声,尽量放松身体,咬紧牙关,等待身后那种撕裂的痛楚。

  

  ’哎哟……痛呀!‘在百合的厉叫声中,肉棒已经排闼而入,捣进屁眼了。

  

  ’看见吗?这便是用来折腾淫妇的夹棍了,两根鸡巴前后插入她的洞穴里,前边的让她乐不可支,后边的使她苦中作乐,很有趣的!‘淫魔玩弄着冷春的阴户说。

  

  冷春瞧的冷汗直冒,惊骇欲绝,而淫魔的指头不住地在前后两个洞穴骚扰狎玩,更使她感同身受,说不出的恐怖。

  

  这时百合真是苦不堪言,夹在两个大汉中间,下边的抱紧身体,使她动弹不得,让后边的把鸡巴捣进去,差不多去到尽头时,下边的却及时腰往上挺,两根鸡巴前后急刺,痛的她以为身体给洞穿了,可是呼痛的声音未止,后边的还开始抽插起来,前后两人合力齐心,共同进退,苦的百合死去活来,魂飞魄散。

  

  ’这夹棍一定要配合得好,前边的捅进去时,后边的也要加把劲送进去,前后夹击,躲也躲不了,中间的可过瘾极了!‘淫魔在冷春的阴户里掏挖着说。

  

  冷春痛的哀鸣一声,更替百合难受,不明白为甚么她受得了。

  

  百合可真受不了,后边痛得要命,尽管屁眼狭小,鸡巴不能进退自如,但是进出时,还是仿如刀割,前边却是既酥且痒,那个大汉为了配合后边的抽插,不能任意驰骋,只是朝着花芯冲撞,使百合更是难受。

  

  ’痛……呜呜……呀……快点……不……别进去……再进去一点!‘百合胡言乱语地哀叫着,那种又痛又痒的感觉,比任何酷刑还要难受。

  

  ’换个位置吧,山路崎岖,弄得我满头大汗。‘后边的大汉不满地抽出鸡巴说。

  

  在百合身下的大汉狠狠地抽插了几下,才笑嘻嘻地爬了起来,正要有所动作时,淫魔却喝止道:’轮到这个长春公主了。‘’不……不要……你放了我……我便说!‘冷春害怕地大叫。

  

  ’成呀。‘淫魔桀桀怪笑,手掌迅快地在冷春的小腹连拍三下。

  

  ’你……为甚么?‘冷春悲叫道。

  

  ’要不禁制你的武功,如何能够放你,难道让你谋杀亲夫吗?‘淫魔哈哈大笑道。

  

  ’不……不是这样,你……你要放我走才成。‘冷春嘶叫道。

  

  ’别做梦了,这儿是有进没出的。而且,我还没有和你洞房呢!‘淫魔淫笑道。

  

  ’你……你无耻!‘冷春羞愤地叫。

  

  ’看样子,你倒想尝一下夹棍了。‘淫魔叹气道:’好吧,便宜你们了,要怜着她一点,别弄坏她呀。‘众人哈哈大笑,七手八脚地把冷春解下来,骇的她尖叫不绝,无奈说出七星环的藏处。

  

  ’我现在着人去长春谷拿,你要是骗我,过几天便知道了,那时候可别怪我呀。‘淫魔唬吓着说。

  

  ’没有……我没有骗你!‘冷春急叫道。

  

  ’没有骗我便成了,我便让你乐一趟吧。‘淫魔淫笑道:’百合这个小淫妇还没有乐够的,你们便和她乐一下吧。‘这时百合伏在地上喘息,身后的痛楚已经大减,听到淫魔的话,知道又要受辱,但是除了默默地流泪外,哪里还有选择。

  

  尽管给吊了半天,受尽凌辱,最后还惨受淫魔蹂躏,这时浑身酸痛,软弱无力,冷春还是婉拒了难友的好意,含着泪自行揩抹下体的秽渍,让她们照顾动也不能动的百合。

  

  百合可比冷春苦得多了,淫魔的几个徒弟不独把她轮奸,身体的三个孔洞,全是那些恶汉发泄的地方,待他们的兽欲得到满足后,百合已是下体红肿,肛门爆裂,喘着气时,嘴角还不住流出米浆似的精液,浑身秽渍斑斑,只比死人多一口气,使人惨不忍睹。

  

  ’春花姐……求你……把里边的……都……都弄出来吧……我……我不要生孩子……‘百合呻吟着说。

  

  ’我知道了,你歇一下,别说话了。‘春花叹着气用素帕裹着指头,小心奕奕的探进了裂开的肉缝清理着说。

  

  ’百合……呜呜……是我害了你!‘冷春爬到百合身旁,流着泪说。

  

  ’为甚么……为甚么这样说?‘百合不明所以道。

  

  ’要不是我太冲动,在元昌时,凌大哥早已救下你了,都是我不好。‘冷春泣叫道。

  

  ’是我自己苦命,与人无犹的。‘百合凄然道。

  

  ’都是那些猪狗不如的禽兽!‘冷春悲愤地叫。

  

  接着的几天,淫魔和他的徒弟可没有对两女施暴,得到休息,冷春除了一身武功受制外,已是伤疲尽复,百合也大致复原了。

  

  在这几天里,虽然冷春没有受辱,但是淫魔的种种暴行,也使她听的肉跳心惊,闻之丧胆,也明白众女为甚么忍辱偷生,任人鱼肉。

  

  她和百合同病相怜,一见如故,推心置腹,无所不谈,两女最爱谈的便是和凌威邂逅的一段情,只有说起这个邪里邪气的男人时,她们才有活下去的勇气,为了能与他重逢,仿佛受甚么苦也是值得的。

  

  冷春以为百合是为了凌威,才任由淫魔如何摧残,也不屈服,有一天,忍不住出言询问,才知道要给淫魔生孩子可不容易,说到销魂种阴法时,冷春若有所悟,陷入沉思之中。

  

  百合正想发话,淫魔的两个徒弟忽然走了进来,也不说话,便把冷春掀起,半拖半拉的带到淫魔身前。

  

  ’小贱人,竟然敢骗我?‘淫魔森然地望着冷春说。

  

  ’我……我骗你甚么?‘冷春怵然道。

  

  ’我的人刚从长春谷回来,找到这枚指环,你还要狡辩么?‘淫魔懊恼地拿着七星环在冷春脸前展示道。

  

  ’这……这便是我拿走的七星环呀。‘冷春不明所以道。

  

  ’胡说,这是假的!‘淫魔愤然把指环掷下说:’真的在哪里?‘’我……我不知道。‘冷春惶恐道,这枚指环是她盗走的,哪里知道真的已经落在凌威手里。

  

  ’小贱人,不让你吃点苦头,是不会说真话的。‘淫魔冷哼一声,望着众徒弟说:’你们可有甚么主意,惩治这小贱人。‘’师父,你给她的屁眼开苞,然后请她尝一下夹棍吧。‘’还是用满床娇有趣,看她可以尿多少次!‘’甚么也不用,待我们几兄弟一起上,保证让她快活过神仙的。‘众汉七嘴八舌道。

  

  ’不……我真的没骗你……这便是我盗去的七星环,我不知道那是假的!‘冷春害怕地叫。

  

  ’也好,待我弄一下她的屁眼,然后随你们喜欢,只要不弄死她便成了。‘淫魔残忍地说。

  

  众汉呱呱大笑,合力把冷春按倒,三两下手脚便把她的衣服脱个清光。

  

  ’呜呜……我没有骗你的……求你饶了我吧……!‘冷春惊骇欲绝,四肢给人牢牢按紧,动弹不得,最恐怖的是不知多少双手在粉臀上乱摸,有人还把指头在狭窄的洞穴撩拨。

  

  ’那枚指环是游采用来骗人的,难道我不认得么?‘淫魔脱下裤子,拔出鸡巴说。

  

  ’不要……呜呜……你要我干甚么也成,求你不要……‘冷春崩溃似的叫。

  

  ’除了交出七星环,你还能够干甚么?‘淫魔冷笑道。

  

  ’我……我可以给你生孩子……!‘冷春尖叫着说。

  

  ’甚么?‘淫魔难以置信的说。

  

  ’我真的没有拿走那枚真的七星环……呜呜……求你饶了我吧!‘冷春嚎啕大哭道。

  

  ’要不是你,七星环是谁盗走的?‘淫魔皱着眉说。

  

  ’我没有……呜呜……我给你生孩子好了……!‘冷春哭叫道。

  

  ’看在孩子份上,我便饶你一趟。‘淫魔有点相信道。

  

  ’你真糊涂,如何能答应的。‘百合知道冷春答应给淫魔生孩子后,不禁顿足道。

  

  ’他……他要弄开……我的……那会痛死人的……我……实在怕死了。‘冷春嗫嚅道。

  

  ’但是……但是给他生孩子,也……也一样要受苦,而且更难受呀!‘百合摇头道。

  

  ’怎样说,也只是他一个男人,而且……‘冷春叹了一口气,悄悄说出她的暗里算计。

  

  原来冷春修习的和合补天功,本来就是养阴固精的功夫,但是别走蹊径,练功时便会春心荡漾,知道要给淫魔生孩子,必需习练销魂种阴法后,已经奇怪两种功夫好像有共通的地方,早有打算吃苦不过时,便行险答应,再谋对策。

  

  ’倘若有了孩子,那怎么办?‘百合忧虑地说。

  

  ’应该不会的,和合补天功讲究固元守精,才会生出阴火,除非他能化解我的阴火,不然是不会受孕的。‘冷春说。

  

  ’这个恶贼!‘百合咬牙切齿道。

  

  ’他说明天便传我入门的功夫,七天后,才和我成亲,希望这几天能有转机吧。‘冷春苦笑道。

  

  ’不知道凌大哥在哪里,要是他知道我们在这里受罪,他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的。‘百合憧憬着说。

  

  凌威并没有死,原来他曾经在花凤手里着了道儿,让黑寡妇用柔金锋扎了一 下,便知道无法脱困,唯有自行投崖,还有一线生机,所以跃下时,努力稳住身子,贴崖而下,虽然跌得遍体鳞伤,却在半路及时抓住野藤蔓草,悬在半空,但是不上不下,无法脱身,青城三老正好掷下巨石,他灵机一触,跃到石上,随大石下坠,差不多到底,才奋力跃起,坠下时,却掉在一个水潭里,卸掉冲力,总算避过了死劫。

  

  凌威湿淋淋的爬出水潭,运功驱走柔金锋的毒性后,才知道运气有多好,原来崖高百多丈,崖壁陡峭,纵然有绳索以供攀爬,也不易上落,而且上半部虽然杂草丛生,下半部却是光秃秃的石壁,完全没有依附之物,幸好抓住山藤,才不致跌死,但是若不是依靠坠下的巨石,亦无法安全下来,那时悬在半空,待力尽之时,也逃不了粉身碎骨的下场。

  

  崖下的地方倒也不少,还有一个深不可测的水潭,潭水清澈,水中还有游鱼跳跃,看来饮食没有问题。

  

  既然不能登崖逃生,凌威只好在崖下寻找出路,走了不久,便在一处山壁凹入之处,发现一具骸骨,那尸体衣服腐朽,血肉尽化,看来已经死了很久,不禁心中一凛,暗念崖下要是有出路,这人便不会死在崖下,接着发现骸骨旁边有一个油皮布包,打开一看,泯灭的生机却又再次燃起。

  

  布包里有几张人皮脸具和一封书函,信件竟然是给少林方丈无心的,凌威记得绛仙说过当今少林方丈的名字,可不是无心,暗暗称奇,看完书信后,才知道这封信是几十年前写的,无心是那时的少林方丈。

  

  原来当年九阳魔君和玄阴妖后肆虐江湖,无心号召武林正派中人联手除害,这具骸骨便是一个叫做妙手空空儿的,他乘着九阳魔君外出,便潜入魔宫绘制详图,以供无心等人将来围捕魔君妖后,却发现了九阳魔君师承的秘密,离开时,碰上妖后回宫,不敌受伤,藉着精擅机关之学遁入魔宫深处,误打误撞,从一条秘道逃到这儿,伤重濒死的时候,写下此信,详述魔君师承和魔宫的布置,希望有人发现,送交无心的。

  

  凌威做梦也想不到在这个地方,竟然知道一段与自己有关的武林秘辛,不独解决很多长久以来使他困扰的问题,更找到增长功力的关键,最高兴的还是空空儿从九阳神宫逃出来,即是说这里有道路入宫,他自然有望脱困了。忙碌地搜寻着神宫入口的时候,凌威的脑海中,也不断涌起空空儿信里的故事。

  

  百年前,武林有两大异人,一正一邪,正的是人称武霸的楚烈,邪的叫做洞玄子,楚霸为人正直,打遍天下无敌手,武林公举他为盟主;洞玄子也是武学奇材,自创九阳邪功,但是天性邪恶,立志称霸江湖,两人势成水火,三次交手,洞玄子均告不敌,愤而闭关,苦思二十载,悟出练成九阳邪功第九层之法,可惜时不与我,于是收九阳神君为徒,以竟未完之志。

  

  九阳神君本来是大有机会称霸江湖的,但是楚烈棋高一着,盗去其中重要心法,结果九阳神君以败亡收场,洞玄子一门本应绝迹,孰料出了凌威。凌威满怀希望的搜寻了几天,出乎意料,竟然找不到通往魔宫的秘道,多番研究空空儿留下的秘图书信,还是全无头绪,脱困的希望,好像变得渺茫了。

  

  这一天,凌威坐困愁城,不禁仰天长叹,却看见人影晃动,有人从崖上爬下来。凌威不知是友是敌,赶忙躲在一旁,发觉来人一身白衣,沿绳而下,但是绳子的长度不够,看来无法抵达崖下的。

  

  白衣人来到杂草将尽的地方,差不多来到光秃秃的石壁时,却从怀里拿出一团线球,牢固地缚在突出的石梁上,然后利用鱼丝似的绳子,代替绳子,继续爬下来。

  

  凌威暗暗称奇,因为白衣人的轻功不俗,但是那鱼丝似的绳子能够承受他的体重,看来定是异宝,待他慢慢接近时,凌威发觉白衣人是个女子,接着便认得她竟然是华山清风剑侣的白霜。

  

  白霜终于到达崖下,她喘了几口气,拿出雪白的丝巾,抹去粉脸的香汗,预歇息一下时,赫然发觉凌威似笑非笑的站在身前。

  

  ’你……你没有死吗?‘白霜大吃一惊,颤声叫道。

  

  ’我要是死了,还有谁对付你们这些无耻之徒呀?‘凌威狞笑道。

  

  ’狗贼……七大门派的高手……只待我发出信号,便会下来,你……你等着受死吧!‘白霜脸白如纸地说。

  

  ’是吗?‘凌威冷笑道,暗念果真如此,倒也不妙,但是看她色厉内荏,而且孤身而来,想是另有所图,却也不惧。

  

  ’你……你要是交出七星环,我便诈作看不见,放你一条活路。‘白霜急叫道。

  

  ’是这枚吗?‘凌威恍然大悟,拿出七星环说。

  

  ’抛过来,我掉头便走。‘白霜色然而喜道。

  

  ’为了这枚七旦环,我不知花了多少气力,才让绮云乐得欲仙欲死,要是你现在脱光了衣服,便让你瞧一下也成的。‘凌威诡笑道,知道白霜以为他已经惨死,下来是为了找寻这枚七星环的。

  

  ’你……!‘白霜暗叫不妙,不知如何是好。

  

  ’纵然是七大掌门,他们下一个,我便杀一个,这儿是绝地,没有人逃得脱的!‘凌威狞笑道。

  

  ’你……你瞧着吧。‘白霜倒抽了一口冷气,取出一根信火道:’只要我发出信火,他们便下来了,那时你也逃不了的!‘’好呀,看看有甚么人下来送死。‘凌威哂笑道,知道白霜只是虚张声势,完全不以为意。

  

  白霜脸色数变,咬一咬牙,手中一动,信火射出,红色的火焰却不在空中爆发,而是电射悬在石壁上的细线,火星才沾上去,细线便瞬即着火。

  

  ’你干甚么?‘凌威怒吼一声,扑了过去,把丝线抢在手里,但是已经烧断了,挂在石壁上的一头还继续燃烧,转眼间便烧成灰烬。

  

  ’没有天蚕丝,谁也上不去,你不是说这里是绝地吗,便在这里等死吧!‘白霜惨笑道。

  

  ’贱人,你不也要死在这里吗?‘凌威又惊又怒道。

  

  ’你杀了我的熙哥,能够和他报仇,我也死而无憾了!‘白霜咬牙切齿道,原来陆熙伤重不治,她知道必无幸理,决定和凌威同归于尽。

  

  ’原来是个小寡妇!‘这时凌威才发觉,白霜不施脂粉,秀皮上面还有朵白花,正是重孝在身,倍觉清丽脱俗,不怒反笑道:’家里没有男人,怪不得下来找了!‘’不要脸的狗贼!‘白霜厉叫道,虽然手无寸铁,却还是舍死忘生的挥掌攻击。

  

  凌威的功夫何等高强,白霜如何是他的敌手,攻不了几招,便处处受制,接着凌威一招双龙出海,十指如勾,竟然抓住了她的胸前双乳,指上发劲,白霜便气力顿失,软在地上。

  

  ’你这个无耻之徒……杀了我吧!‘白霜凄厉地惨叫道。

  

  ’我不会杀你的,山间寂寞,有了你,我便不用孤寝独眠了。‘凌威双手一分,撕开了白霜的衣襟,一团线球掉了出来,原来白霜利用天蚕丝下崖,虽然烧掉了不少,还剩下许多,凌威喜出望外,赶快收起来,以备后用。

  

  ’畜生……别碰我!‘白霜珠泪直冒地叫。

  

  ’当初绮云也是口里说不,可是尝过我的鸡巴后,还不是乐得死去活来?‘凌威吃吃怪笑,一手握着白霜的乳房,另一只手却粗暴扯下她身上的衣服。

  

  白霜虽然狂呼厉叫,谩骂不绝,但是身上完全使不出气力,好像穴道受制似的,眼巴巴的看着衣服一件一件的离开了身体。

  

  ’生过孩子没有?‘凌威揭下白霜腹下的骑马汗巾说。

  

  这时白霜已经知道哭叫也是徒然,唯有紧咬着朱唇,等待噩梦的开始,心里后悔不该为了取回凌威从绮云那里夺去的七星环,独自下崖寻宝,更后悔没有及早求死,致受此辱。

  

  ’不叫了么?这可对了,还是留下气力来叫床吧!‘凌威搓揉着白霜的乳房说。

  

  白霜突然感觉凌威的掌心变得火烫,指头还传出缕缕热气,直袭体内,使她情不自禁地低嗯一声。

  

  ’奶头凸出来了,是不是想男人呀?‘凌威一手继续在肉团上搓揉着,另一却捏着白霜另一边涨卜卜的乳头说。

  

  ’不……住手……你……你住手!‘白霜呻吟着叫。

  

  凌威怎会住手,还慢慢往下移去,扶着柳腰,游过了小巧的玉脐,抵达平坦滑腻的小腹,直薄芳草菲菲的肉阜。

  

  ’呀……不……呀……求你……求你住手……呀……痒呀!‘白霜感觉浑身燠热,凌威的指头过处,身体里便生出一种难言的麻痒,仿如虫行蚁走,说不出的难过。

  

  凌威发觉销魂指的功力大进,心中高兴,运足邪功,五指如箕,轻轻在粉红色的桃丘抓弄起来,才抓不了两下,白霜的叫声更是媚惑动人,花瓣似的肉唇仿佛在颤动,接着裂缝中间还开始渗出点点透明晶莹的水点。

  

  ’骚穴发痒是不是,求我呀,求我用大鸡巴给你煞痒呀!‘凌威催动邪功,起劲地撩拨着说。

  

  ’不……啊……痒……给我……求你……!‘白霜失魂落魄地叫。

  

  凌威哈哈怪笑,抽出鸡巴,腾身而上,朝着那春潮泛滥的桃源洞刺下。

  

  ’……喔……啊……啊……!‘白霜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头脸是病态的艳红,烂泥似的瘫痪地上,身体汗下如雨,仿佛才从水里捞出来,喉头里断断续续的发出哀鸣的声音,好像讨饶的气力也没有了。凌威仍然是锲而不舍地抽插着,雄风勃勃的鸡巴记记不留余地般狠刺到底,龟头朝着娇柔的花芯狂冲猛刺,上面传来的颤抖,使他知道这个无助的侠女差不多又要泄身了,腰下更是起劲,好像要捣烂那饱受蹂躏的方寸之地。

  

  蓦地白霜“荷荷”哀叫,四肢痉挛似的挣扎着,接着双眼反白,螓首急铲的扭动了几下,便失去了知觉。

  

  凌威紧张地让龟头在白霜的阴关急刺几下,发觉没有甚么反应,大失所望,唯有让鸡巴留在阴道里,享受里边传来的抽搐。

  

  虽然他的欲火早已得到发泄,还采尽白霜的元阴,使她功力全失,但是凌威没有罢手,继续大肆挞伐,因为他记得绛仙曾经说过几种破开女人阴关的法子,有心在白霜身上一试,可惜无法得逞,却使她吃尽苦头,不知晕死了多少次。凌威歇息了一会,看见白霜仍然昏迷不醒,顿时兴致索然,于是抽出鸡巴,捏开她的牙关,把熊熊欲火发泄在樱桃小嘴里,才走到水边,清洁身体,同时运功察看,发觉进境甚多,暗念白霜终是名门正派出身,内功倒也不弱。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白霜才从昏迷中苏醒过来,发觉脸上秽渍狼藉,口里酸苦,更是悲愤莫名,挣扎着爬起来,干呕着吐去口中秽物,探手想捡起身旁的衣服。

  

  ’要衣服干么?‘坐在树下的凌威挥掌发出一股劲气,白霜的衣服便飘开老远。

  

  ’你……你还想怎样?‘白霜凄叫道。

  

  ’老子还没有乐够,过来,吃一下老子的鸡巴!‘凌威残忍地说。

  

  ’我……我跟你拼了!‘白霜尖叫一声,长身而起,疯狂似的扑了过去,不料根本使不出气力,还没有站稳,下体便痛不可当,身子一软,竟然倒入凌威怀里。

  

  凌威狞笑一声,扯着白霜的秀皮,把粉脸按在腹下,巨人似的鸡巴硬塞入朱唇中间。

  

  白霜还来不及反应,腌瓒的肉棒已经闯进了口腔,羞愤之余,不顾一切地便奋力咬了下去。

  

  ’吃鸡巴不是用牙齿,是用舌头的!‘凌威夷然无惧道,他的九阳邪功已经练至第五层,无需动念,便有邪功护体,白霜如何咬得进去。

  

  白霜奋力咬了几口,却完全不损凌威分毫,肉棒还暴涨起来,在嘴巴里左冲右突,直刺喉头,呛得她透不过气来,心中悲苦,实在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

  

  ’你的口技太差劲了,要我给你乐个痛快,可要多点练习才成。‘凌威笑嘻嘻地抽出鸡巴说。

  

  ’杀了我吧……我……我不愿做人了!‘白霜痛哭失声道。

  

  ’要死还不容易么?‘凌威吃吃怪笑道:’忘记了刚才你死了多少次么?有我在,一定会让你欲仙欲死的!‘’禽兽……!‘白霜怒骂一声,却也说不下去,心里知道斗不过凌威,忍不住伏地痛哭。

  

  ’黑寡妇究竟是甚么人?‘凌威忽地问道。

  

  白霜怎会答理,只是把身子缩作一团,哀哀痛哭,不知如何能够逃避这个恶魔的淫辱。

  

  ’说呀!黑寡妇是甚么人?‘凌威看见白霜全无反应,捡起一根桔枝,狠狠地朝着她的裸体抽下去道。

  

  ’打吧……呜呜……打死我好了……我甚么也不知道!‘白霜嘶叫着说。

  

  ’真是犯贱!‘凌威凶性大发,眼珠一转,用天蚕丝缚着白霜右足的足踝,把她凌空吊起,倒吊在树上。

  

  天蚕丝紧紧勒着纤巧的足踝,承受全身的重量,固然痛的白霜珠泪直冒,感觉足踝快要折断了,但是左腿空空荡荡的挂在半空,更是难受,而且牝户光脱脱的全无遮掩,却使她无地自容,倍添恐怖。

  

  ’我再问你一趟,黑寡妇是甚么人?‘凌威拿着树枝,唬吓似的在白霜的牝户点拨着说。

  

  ’我……我不知道!‘白霜颤声叫道。

  

  ’说!‘凌威树枝一动,在白霜大腿根处抽下去说。

  

  ’哎哟!‘白霜惨叫一声,不顾羞耻地探手在腹下乱揉,挂在半空的身体也没命地扭动。

  

  ’骚穴发痒了么?让我给你煞一下痒吧!‘凌威的树枝又再肆虐,这一趟却是抽在粉臀上。

  

  ’痛呀……不……呜呜……痛死我了……!‘白霜痛的厉声惨叫,一手软弱地左遮右挡,一手护着痛处。

  

  凌威冷酷地挥动树枝,鞭打着白霜娇嫩的裸体,白霜挡不了前,顾不了后,上边痛楚未已,下边又吃了鞭子,记记击在柔弱敏感的部位,苦的她娇啼不绝,惨叫连连。

  

  ’我说……别打了……呜呜……求你住手吧……!‘白霜终于答应说话了。

  

  ’早点说,便不用吃苦了。‘凌威冷笑道,树枝搁在白霜的粉腿上说:’她是谁?‘’呜呜……我……我不知道……哎哟……真的是不知道……饶了我吧,求你饶了我吧!‘白霜讨饶道。

  

  在凌威的拷问下,白霜唯有尽吐所知,原来黑寡妇的身份很是神秘,据说七派掌门,也只有两三人知道她的真正身份,倘若要她效力时,各派掌门别有召唤的法子,这一趟对付凌威,便是汴海许太平和她联络的,约定在六如赌坊等候,各派门人只知道黑寡妇智计过人,擅用毒药,却很少使出武功,教人瞧不出她的家数。

  

  ’暂且饶你一趟,下次犯贱,我可不饶你了!‘凌威解下白霜说。

  

  白霜遍体鳞伤,倒在地上动也不动,歇了好一会,才慢慢的爬去水边,凌威也没有理会,脑海中忙碌地思索如何脱困,寻找神宫和那神秘的黑寡妇。隔了良久,凌威突然发觉白霜好像失了纵,抬头望去,潭水平静如镜,周围也没有人纵,暗念只见她下水,不见她上水,难道水里还有出路,赶忙跳进水里寻找。

  

  白霜还在水底,但粉颈缠着水草,已经香消玉殒,原来她受尽摧残,早萌死志,假作下水清洗,却自沉而死。

  

  凌威咒骂一声,正要返回岸上,忽然灵机一触,遂往水里钻去,不用多少功夫,便找到一个洞穴,闭着气游了进去,洞穴外边也是一个水潭,他终于找到九阳神宫了。

  

  九阳神宫的建筑宏伟,地方很大,但是甬道甚多,好像四通八达,而且不见天日,壁上纵然设有灯台,但是已经油尽灯枯,犹幸每隔一段路,便有夜明珠照路,加上空空儿的草图,凌威尚不至迷路。

  

  由于宫里机关重重,凌威可不敢乱闯,只是依照空空儿图上的指引,朝着神宫的中心前去,据空空儿探索所得,那里不独是宝库,也是控制神宫所有机关的总枢纽,还藏着九阳神君的秘密。

  

  凌威按图索骥,终于进入宝库,里面共分十三间石室,其中十二间,尽是金银珠宝,还有宝刀宝剑,库藏之丰,教人不敢想像,暗念发现九阳神君埋骨的地方,那儿的珠宝看来只是他随身携带之物,不及他的库藏万一。

  

  对于这些豺富,凌威只是匆匆一顾,便直趋第十三间石室。这间石室很是奇怪,进口之处既没有门户,里边也是空无一物,但是墙壁上却刻满了字,详述洞玄子生平,和与楚烈交恶的经过,空空儿想是在这里知道九阳神君的师承的,中间的墙壁有一个小孔,墙上说明壁后是神宫重要所在,但是必需练成九阳神功第三层,用“龙点头”之法开启,这也是空空儿进不了去的原因。

  

  凌威大喜,拔出鸡巴,对着小孔,发出了九阳神功,但听得里面传来“当”的一声,接着机括响起,进口之处,突然坠下石门,封住了门户,然后身前石壁慢慢移开,壁后却是别有洞天。

  

  对凌威来说,石壁后面才是真正的宝库,里面藏着神功详图,和洞玄子的一生所学,瞧得他心花怒放,手舞足蹈。

  

  【全文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841ee.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