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侠的遭遇 - 插插插综合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女侠的遭遇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





蓉姐,我可等不了太多时辰哦!快决定呀1此时的玉蓉面对这个泼皮小儿竟然一筹莫展。眼下天大的责任在身上担着,绝不能泄露一丝机密,但眼前这个自己平时怜爱有加的小娃娃,却可以瞬间颠倒乾坤,自己空有一身绝世武功,却无计可施,真是又气又羞。只得忍气柔声哀求道:“铁剑弟弟,算姐姐欠你一个人情,饶过一次吧……不行!再不答应,我马上就告诉老爷。”说罢,铁剑童子作势便要从假山丛中闯出,这一举动,险些将玉蓉吓出声来。 


  她攸的出手,截住铁剑身形:“好弟弟,千万不要1一双杏目几乎流出泪来。 


  那,姐姐到底答应不答应呢?”看着玉蓉娇媚的脸庞上的一脸绝望,铁剑童子加重了语气。 


  这是多么艰难的决定。“好吧……姐姐答应你,小冤家……这句话从玉蓉的朱唇中发出,简直是勾魂摄魄。在铁剑童子听来,就等于眼前这具凸凹有致、香沁肺腑的胴体,向自己打开了所有防护。 


  姐姐,谢谢你!我就知道你最疼我的1伸手握住玉蓉的素腕,便向怀中抱去。 


  那玉蓉自幼习武,身材匀称健美,均均婷婷,这铁剑童子年方十四,身刚刚高及玉蓉颌下,眼看着这么个小人儿就要向自己下手,玉蓉无奈的苦笑,身子轻灵一闪,避开铁剑。扶住他的手腕,不敢高声,轻轻哄着:”弟弟,现在官兵正在外边盘问搜索,此处不能久留,你且放姐姐回去,等事态平静,姐姐去找你,好吗? 


  哼!姐姐休要骗我,我若放了你走,谁知你又会到什么地方去?都知道你的外号是‘穿云飞燕’,神出鬼没,我才不上当呢1说罢,摆脱玉蓉,拦腰将她搂了个正着,纤腰如柳,真个销魂。立时凑上脸去,与玉蓉酥面厮磨,轻声调戏着:“姐姐,就在这里,草地软软的,舒服极了……玉蓉眼见今日逃不过如此一场孽帐,也只得熄了它念。幽怨的叹一声:”你这个小冤家……只乐得铁剑一阵窜高,搂住玉蓉的纤腰,撒娇道:“姐……快躺下,人家要骑你嘛1玉蓉无奈,只得俯下身去,拣干软的草地仰躺下去。 


  佳人仰陈,好不诱人,好个铁剑,毫不犹豫,迈腿便骑上了娇躯,用双腿夹紧。哈下身子,紧紧就就的压在玉蓉身上,双手按住她的两臂,恬着脸哼唧着:”蓉姐,咱们亲个嘴儿吧1去你的!小色鬼。“以穿云飞燕的身手,上段修为的武林剑客都无法子近身,却被这个小鬼骑牛马般的夹在胯下,让玉蓉分外羞恼。 


  什么?”看着玉蓉饱满玲珑的朱唇,铁剑咽着口水,口中又威胁起来。 


  见玉蓉吃惊的样子,铁剑更得意非凡,慢条斯理的问道:“那……姐姐会很乖喽? 


  玉蓉哪里还敢怠慢,强忍着焦急,答道:”是的,姐姐一定乖1而铁剑却未尽兴,毕竟如此驯服一名江湖女侠的感觉太让人兴奋了。 


  不过,我看姐姐似乎不太高兴哦,我可不喜欢1又能够怎样呢?玉蓉感觉自己已经身为鱼肉,只有让眼前这个娃娃随心所欲了。朱唇轻扬,嘴角强漾起勾人的浅笑,轻声道:“没有,姐姐一定高高兴兴的给你……最后的防线崩溃了,玉蓉清楚的感觉到铁剑的下体有了变化。铁剑的舌头搅遍了玉蓉口内的每一个角落,他让玉蓉将丁香舌尽量伸出口来,吮皮糖一般的嗦咂,玉蓉整个下颌都被铁剑的口水涂满。 


  姐姐……我第一次和女人亲嘴,亲得好也不好? 


  这个死小鬼,占得这么大个便宜,仍要卖乖,玉蓉看着他一副泼皮相,真是恼羞交集,但此时,已经没有退路。 


  好……嘻嘻1铁剑一脸的诡笑:”我的口水甜不甜? 


  甜……那……我就多给你些吃1说罢,铁剑的腮帮一阵蠕动,一条唾线缓缓从唇间淌出,微微荡漾着,接着便作势向玉蓉脸上凑去。 


  你要干什么?“玉蓉大惊,她万没想到铁剑会作这么恶心的事,逼自己直接吃他的唾涎,慌忙把脸侧过一旁,铁剑的唾涎滴淌在玉蓉的面颊上蜿蜒流下。 


  姐姐,可别再让我吓唬你,快,都给你浪费了1铁剑的口气稚气十足,却又暗藏杀机。玉蓉万般无奈,只得转过脸来。 


  张开嘴,好好接着,全都吃下去……眼泪几乎要转出来了,玉蓉杏目紧闭,下颚抬起,张开朱唇。 


  这绝对是一幅香艳绝顶的画面。透过两排编犀玉贝,可以窥到轻轻蠕动的丁香粉舌。这样一个俊脱的美女仰躺之态就已撩人魂魄,何况眼下又张口承接,任由亵玩。铁剑尽力搅动口舌,”唧唧啾啾“半晌,攒得双腮暴鼓,高高撑在玉蓉身上,对准张开的香口,徐徐吐下,粘稠口水如粉丝般落进玉蓉口中。 


  玉蓉只觉得腹内一阵翻滚,连连作呕,但又不敢闭嘴,柳眉紧皱,只求早些完毕。须臾功夫,玉蓉的口中便已流满了铁剑白稠的唾液,兀自张口不敢动弹,直到铁剑沥沥拉拉的吐完,强忍着翻江倒海的恶心,将口中唾液,一小口、一小口的咽下,等吞咽完毕,已经粉面变色。 


  嘻嘻嘻嘻,姐姐,你真好!玩儿女人原来这么过瘾,来,再给你些吃1长话短说,铁剑又向玉蓉口中吐了四次,待到口干舌燥罢休时,玉蓉的口鼻处已经一片狼藉。 


  嘿嘿,姐姐,你真乖1铁剑凑上脸去,与玉蓉的香腮贴个紧紧就就,兀自厮磨着,一只手抚摩着她的另半边脸。不知什么时候,另一只手中多出一颗暗红色的药丸。 


  姐姐,来,把它吃了……这,这是什么?”此时的玉蓉已经对这个看似年幼,实则一身花活儿的鬼头心存疑惧。 


  嘿嘿,姐姐没听说过‘美女酥骨丸’吗? 


  不知道1嘿嘿,此药给美女服下,立时体软如酥,但却神智清醒……你,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玉蓉本能的推住铁剑的手腕,她已经依稀感到今天这小冤家是有备而来,接下来的时光绝没有那么简单捱过。 


  姐姐……“铁剑见玉蓉神色紧张,这鬼精灵登时变了另一副嘴脸,耍赖买嫩,将脸颊紧紧在玉蓉的酥胸前,腻腻滑滑的磨蹭着:”姐……我知道你最疼我了,今天肯将羊脂玉体与我受用,可你个穿云飞燕谁人不晓,待会儿我要玩得任性,你一个不妥,弹指就能要了我的小命。姐……既然疼了弟弟一次,就把这药丸吃了,至多一个时辰少些力气,弟弟我也好安心与姐姐做些贴心儿的事情。 


  你,你个死小鬼1玉蓉尚未听罢,便已红过了玉颈。她万万没有料到,这个平时疼爱有加、视做小弟弟的乖囡子,竟鬼怪到如此地步。 


  不行!铁剑,你怎么能这样作践姐姐,既然答应了你,我就绝不会反悔,但今天身子可以给你,绝不容你弄些污七八糟的劳什子。 


  姐……“铁剑的面色登时阴暗下来,把手中的红丸在玉蓉脸上晃动几圈:”我只再问一遍!你到底是吃是不吃? 


  你……1眼见得铁剑的无赖嘴脸,玉蓉只气得玉体颤抖、穿云飞燕何时受过如此欺辱,加上斯才的忍气吞声,登时心思翻腾,右手出势如电,“啪1的一记脆响过后,铁剑的脸颊上登时映上五道鲜红血樱只打得小小顽童从她身上仰面撅起,侧摔在地,一粒红丸甩落在草地之上。 


  女侠与剑童碍…碍…”铁剑半晌才呼出痛来。而此时,远处已经隐隐传来官兵的呼喝之声。 


  铁剑的眼中登时透出一阵惧人的阴毒,一手捂着脸,一手撑起身子,以膝着地,急速向假山外爬去。口中却突地沉缓下来:“姐,既然如此,弟弟也就无话可说了。但是,前日,你在后花厅与龙湘军的密谈,我却听个真切。你们鸿雁派的行踪我已知晓,今天,我见到官军之时,就是你们灭帮之日1话音落处,铁剑的身形已经快超出假山的隙口。 


  玉蓉只觉得似被人重锤贯顶一般,眼前一片漆黑。她没有想到,铁剑竟已听见自己的密谈,事情一旦泄漏,鸿雁派二千多名弟子,便要遭到灭顶之灾。心念动转之间,身形立如轻鸿着雪般逸饶出,一眨一闪的关口,便已落在铁剑面前,出掌如电,铁剑的胸前登时爆出闷响,小小的身躯如断线风筝一般跌回草地。 


  未待缓过气息来,纤纤玉指便已扣上了他的咽喉。玉蓉的粉面含威,杀气腾腾,一双杏眼滴溜溜的望住铁剑的面孔:”铁剑!休怪姐姐无情,但为了二千弟子性命,我只有结果了你,姐姐本十分疼爱于你,怪只怪你自己年幼逞强,不知就里,任性过甚1言毕,手指上便要加力下手。 


  慢1铁剑的嘴角已经渗出血迹,此刻强挣着喊出声来,但已经憋得如同雏鸭声仿。 


  玉蓉手上劲力稍懈,铁剑呼呼地直喘过不停。而后,俏脸上闪出一丝冷笑: 


  姐,弟弟早就料到你会动了杀机,既然你恩断义绝,我也就不必客气了。实话告诉你,前日的密谈,我已经成书一封,放在我的朋友手中,一旦我有意外,二日内,这书信就能到了官府1玉蓉的眼前登时黑了下来,铁剑是个鬼精灵,平日相处,她便有所知晓,但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有一天落在他的手里,心思到此,手下登时软了下来。 


  姐姐,恐怕你还不单单思想那二千名弟子的安危吧,你的情郎龙湘军后日就要按按计划行事,事情暴露,他就要第一个掉脑袋!1眼见玉蓉手软,铁剑立刻变本加厉。 


  玉蓉的心房果然剧烈地颤动起来。是呀,龙湘军,自己的挚爱,一旦事情败露,定是第一个命丧黄泉!黄泉!自己所爱的人!玉蓉简直不敢继续想下去。登时愁肠百转,没了主意,脱口问道:“你,你到底要怎样?”但言语之间已经分明流露出哀求之意。 


  哼……“铁剑见局势得控,马上露出一片阴沉之色,伸手推开了玉蓉的手腕。轻轻抚弄自己的前胸:”弟弟我,原本只想一亲姐姐的芳泽,为姐姐保守此次天大的秘密。但姐姐不肯就范,稍作顺从,我也觉得无趣得很了……“言毕,便旁视无语,不再理会玉蓉。 


  玉蓉的心陡的下沉,她正式的意识到,铁剑此次决非偶然兴起,计划周全,不达目的决不罢休,自己的身子恐怕是难逃此劫了。 


  玉蓉的贝齿深扣朱唇,良久,似下定了决心。粉面臊红,望着背过身去的铁剑,慢慢的说道:”好吧……铁剑,看来我终有此劫,姐姐认命了,我给你1嘿嘿1铁剑轻轻地冷笑:“姐姐,弟弟我花样恁多,你怎样消受得起? 


  算了,小弟告辞了1说罢,起身摇摇摆摆的便要作势离去。 


  铁剑弟,姐姐……求你了……到了此时,玉蓉已经将廉耻尊严全部抛却。二千弟子的性命,而且最最重要的自己的心上人的安危,使她已经不能再顾及自己的一切了。 


  姐姐给你……你想怎么样都可以……这样的话说出口,玉蓉自尽的心思都有了,眼泪在一双剪水瞳人中滴溜溜的打晃儿,也是无可奈何。 


  哼……”铁剑的鼻孔了懒洋洋一声,美女入控,他才要真真正正地开始享受。身子后靠,坐上一块假山石,伸开双臂后倚在山壁之上,望着娇俏玉立的女侠,用下巴在自己分开的双腿间一指:“过来……体香沁人,玉蓉慢慢蹭到铁剑的腿间,低头不语。 


  跪下1声音慵懒,但暗含威慑。乖乖地跪下,玉蓉玉面低垂。 


  姐姐,脱个光膀子给我看看吧1玉蓉的身子闻声一颤,眼泪已经止不住扑簌簌的落下。可双手只能开始始解驳胸前的搭袢。几下完毕,随着纤腕的一撩、一转,玉蓉的上身便只剩下了一件红绫兜肚。浑圆的肩头、粉堆玉砌的两只玉臂,立时裸露无余。红绫兜肚的胸边各露出半轮饱满圆润的乳帮儿,紧绷绷的在腋前挤出一道肉褶;薄薄的红绫上,两粒实撑撑的乳头,顶起两点凸起。 


  接着玉蓉玉臂回转,背到身后,摸索着解除兜肚的带扣,接着低垂粉颈,摘落套在颈上的挂带,艰难的褪下红绫。如同整块羊脂玉琢成的上身,登时清洁溜溜。两只坚挺高耸的乳房轻轻颤动,在雪肤投出要命的阴影,乳肚儿浑圆,峰端微微向上翘起,暗红色的娇嫩乳晕衬托得两粒褐色的肉葡萄分外圆润。 


  玲珑精巧的香脐、平滑雪白的软腹,简直是收人性命。红绫落地,玉蓉的双手下意识地掩住胸前,琼玉般的肉体被屈辱刺激得瑟瑟颤抖。 


  呼呼……”铁剑的喉咙中如同鸽子一般鸣响起来。黄口小儿的情欲之火怎经得起如此的揉搓刺激,一双眼睛如同粘在那对肉峰上一般。 


  姐,把手拿开,挺起胸来1玉蓉哪敢不从,双臂放弃了遮掩,玉胸挺起,整个赤裸的上体,毕露无遗的坦露在铁剑目光的扫射下,只羞得朱唇歙动,玉面猛地侧向一边。 


  铁剑伸手扭住玉蓉的尖圆得当的下颏,轻轻地扭转了回来,眼光呆凝的望住玉蓉的杏眼,用一种几乎嘶哑的声音轻飘飘的道:“姐姐,一直看着我,不许闭眼,否则弟弟就要不高兴了……玉蓉此时突然感觉到自己想哭了。叱诧于江南一带,她从未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女人的脆弱,但现在,她却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抽泣了,这样的羞辱,她从来没有经历过,甚至连自尽的的选择权都丧失掉了。 


  听见了没有?”铁剑的追问并没有因为玉蓉的轻轻抽泣而停止,甚至又加上了一些威胁。 


  嗯……“玉蓉在他的手里用力的点下了头,梨花带雨的俏脸仰望着铁剑。 


  男孩子站了起来,将下体贴近玉蓉的琼鼻,猛的褪下了自己的裤子,连同亵衣和外裤一起滑脱到了脚踝,十四岁的阳具直愣愣的在玉蓉面前晃动着。 


  不许闭眼1铁剑恶恨恨的威胁着本能闭上眼睛的玉蓉。 


  在异性面前如此张狂地露出自己的阳具,令他感到血脉贲张,更何况跪在自己面前的是如此俊俏的人间尤物、知名侠女。不论她有多高的威名,多么绝世的武功,现在只能乖乖的跪在自己的胯下,仰视自己嚣张的平日里最最不能让女人见的阳具,她甚至连保护自己基本尊严的能力也被剥夺了。 


  如此美妙的玉体,只能于梦中得见的丰挺妙乳就在那里光溜溜的裸露着,自己可以随时光顾,随时侵犯揉玩,自己不去下手,它们也要在那里挺耸着,把作为女人珍贵部位所有的隐秘细节,巨细无遗的展示在那里。 


  铁剑的阳具还没有完全发育透彻,但正因为如此,更显得淫亵嚣张。膨胀如同大栗子般的龟头冲涨开尚未完全褪开的包皮,露出光亮的紫色。 


  铁剑的手指捏在涨大顶端的根部,上下套动着,怒涨的龟头上的偾张肉缝从他的指间一次次的探出来。这飞快地套动,就发生在玉蓉眼睫毛上,膨胀肉体的气息打得她几乎睁不开眼,但她仍不得不在铁剑的要求中坚持挺起身体,睁开眼睛。 


  姐……你看,我……我……在自摸……这,这是我的鸟……!姐……其实我早就想要……要你,不!早就想操你……!操你!我喜欢你的身体,你的奶,你的大腿,还……还有你的那里!但,我……哦……根本就看不见,摸不到。每次想你的时候,我……我就自摸!就……就是这样……好好看着!自摸的时候,我就想操你的事儿……想和你脱得光光的……在被窝里滚,我压在你身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1天哪!玉蓉几乎丧失了意识,她无法相信自己能亲耳听到这样的赤裸裸的侵犯。从铁剑龟头上渗出的淫液,随着剧烈的抖动,星星点点的洒落在她俊俏的玉面上,但她已经不知躲避了。 


  强烈的快感和在自己梦中仙子面前发泄的快意,很快使铁剑的双腿打软,无法支撑,不一会儿,便瘫跪在玉蓉面前,吃力的喘息着。但右手仍然贪婪的撸动自己的阳具,一张汗津津的脸,凑近玉蓉的胸前,猛地将她左峰顶端的肉桑粒吸入口中,贪婪的呜咂起来。 


  玉蓉习武经年,体姿健美。妙乳不仅坚挺丰硕,且劲气外吐,一股青年女子蓬勃芳美的气息。乳头颗粒清晰,弹中有硬,吸在口中,被舌头撩拨按压,份外勃挺有力,至于乳肉则丰腴饱满,如同熟透的鲜桃,接近峰顶更是柔嫩的如同融化一般,唇、鼻、面颊侵犯其中,如同闯入温柔天地,无往不可。 


  铁剑的脸几乎碾进玉蓉的乳肉之中,口内”吱吱“有声,汗水口涎须臾便布满酥胸,蜿蜒顺浑圆的乳帮儿曲线流下。在乳肚儿处汇集成滴,或微微甩动,或垂线滴下,把玉蓉的翠绿绸裤阴湿了一片。而这小儿手只管疯着自摸,并不扶住玉蓉身体,那玉蓉只能强挺娇躯,承受铁剑的贪婪侵犯。 


  又有片刻,铁剑方才吐出乳头,猛的将玉蓉当胸搂住,贴紧一阵厮磨。良久方才放开。一手搂住蛮腰,一手伸下,托住一只肉甸甸的妙乳,轻轻颠动。 


  嘴里仍旧冷冷道:”姐,去把那药丸吃将下去,我要弄些更有趣的玩意1玉蓉任由他手中轻薄,口中却还做最后的委婉努力:“好弟弟,今日任你如何,姐姐全都依你,只求不要吃那药丸了吧? 


  铁剑鼻孔中冷冷地哼了一声,不再答话。玉蓉自知无奈,只得长长叹息了一声,俯转了身子,用纤指捏起那粒药丸,审视片刻,无奈作势欲向朱唇中放去。 


  慢1铁剑出手拦住了玉蓉的素腕,望着她诧异的目光,嘿嘿一笑:”姐姐,刚才敬酒不吃,现在就想这样简简单单吃下去,有点太便宜了1玉蓉惨然叹息,轻声道:“好吧,你说吧,姐姐随你处置,可不要再戏弄我了。 


  嘿嘿……”铁剑的眼里闪过一丝狡诘之光,伸手拿过玉蓉手中的红丸,挺立着阳具站起在玉蓉面前,将个直挺挺的物件指在女侠脸上:“姐姐,刚才上好的口水你不消受,现在干吞如何好受,弟弟疼姐姐,给你些滋润好下咽。 


  说罢,竟然将那药丸按在自己的龟头肉缝之间,淫液滋润,竟好好的粘在了上边。、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28cc.com 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