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好’的方式很特别 - 插插插综合网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1ee.com 加入收藏夹!

每个周四晚上都是林家姐妹在‘盛元’吃饭的日子。林瑾远远看着一脸落寞的林珏,赶紧加快脚步滑进座位里,无比惊讶地问:”呦,大事儿不妙。林珏竟然坐在角落了。“林珏白她一眼,”我坐角落怎么了?“林瑾给两人倒好茶:”得了,无论在家还是在外面,林家老大从来都是坐在最显眼的地方,生怕所有人看不着。“林珏叹口气,”哎,今晚不是。“林瑾瞧出她心情不好,也不多言,示意手下人开始上酒上菜,刚好看到匆忙走进餐厅、一脸迷茫的林玥,她赶紧举手向她挥了挥,招呼她往到角落看。

  林玥疑惑不解地来到桌前,很不舒服地坐进位子里,”今儿怎么坐这么边上,我还以为弄错时间了呢?“林瑾没说话,朝林珏的方向抬抬下巴。

  林玥扬了扬眉毛,沉思片刻继续问:”和男人有关?“林瑾一脸不屑接话:”什么智商,这还用问么,女人的烦恼从来都是因为男人。“林玥张嘴想反驳,想想又点点头:”一针见血。“两人一起看向林珏,等她说个因为所以然。林珏叹口气道:”明耀这会儿烦死我,他已经两个星期没搭理我了。

  “林玥有点儿不太确信:”还是‘翰廷’那个?我知道那是个闷子,可真要追也不至于那么难啊。“林珏更不高兴了,挺直身体马上反驳,”他才不闷呢,有男人让你们在人堆儿里脱内裤么?“林瑾和林玥随即同时发出尖叫,”我的天啊!“林瑾抚着胸口好像一副刚刚窒息的样子,”我打赌,他在床上也热情如火了。“林珏长长‘切’了一嗓子,”哈,不光是床上呢!“林玥直接拿出钱包递给林珏:”我反悔了。你随便拿,回头让我试试。“三个人嘻嘻哈哈笑作一团,还是林珏最先停下来,很快又恢复成刚才一脸落寞的样子。

  林瑾犹豫了一下:”别是他心里装着其他人呢。“林珏心念一动,她不是没有想过付明耀跟她这儿如此说一不二的架势是不是和他已经吃定周敏有关,于是事无巨细将前女友的事儿统统说了出来。

  林玥哼了一声,愤怒地说:”太可恶了,当我们备胎啊,他认识你么?“林珏听到林玥说到‘我们’时心里着实一暖,虽然三人吵吵闹闹,可她们永远是一家人。付明耀却不一样,那夜他咄咄逼人的眼神和毅然决然的态度,让林珏不知道如何应对。她摇摇头懊恼地说:”其实跟谁都没关系了,是我自作孽不可活。

  “她好几次短信联系付明耀却都石沉大海了似的,就林珏所知,他可能瞧一眼就删除了。林珏当然知道付明耀在等她答案,可是她突然发现自己也有胆怯的一面,严格说他并没有给她压力,可无论如何付明耀还是吓住她了。没错,他们可以试试,可能试出什么结果,她甚至不知道该去害怕合呢还是该去害怕散?整个情势让她很是苦恼,所以尽量逃避。她希望付明耀能够妥协,她想按她的方式来,她能应付的方式。

  周末有空么?我们去‘翰廷’玩啊!

  我们一起去城市公园跑步么?

  吃饭?听戏?

  她想按她的方式来,不负责任、没有后果的方式。付明耀翻看着林珏发给他的短信,一遍又一遍,找她的念头已经形成一种强烈的诱惑,随时让他放弃坚持,就像林珏说的,用她的方式有何不可。付明耀烦躁地将手机撂到桌上,开始在办公室踱步,走了一个小时才觉得发泄够了。他坐了下来使劲儿向后靠住办公椅,双手摩擦脸部,这个女人简直阴魂不散,好吧,这并不准确,尽管林珏让人讨厌,她还是聪明迷人,付明耀放弃这个想法,他一向要求自己公平地看待事情,但这并不表示他会纵容林珏用她的方式处理两个人的关系。付明耀知道像林珏这种飘忽不定的女人,如果真由着她的方式,他们不会有希望。付明耀需要坚持,不管当玩儿、还是当事儿,都得他说了算。

  这很难。

  昨天晚上他躺在床上睡不着,这个女人不仅闯入他的生活,也侵入他的梦境。这个事实足够让他一起床就满肚子火,当他打开手机,发现没有新的短信时心情更是阴沉。没有林珏的夜晚,让付明耀万分乏味,他考虑跑步,可是少了林珏,他已经提不起劲儿。他想好好工作,却没有开电脑的心情。于是,付明耀只能静静坐在办公室里,倾听室外喧闹的声音。想起戏院里她偎依在他怀中,双手下意识地张开再紧紧回握,仿佛可以感受到林珏的柔软细腻,闻到那股淡淡的香气,这令他更加心烦意乱。付明耀起身打开窗户,但香气似乎如影随形,或许那只是空气中的味道,或许那股幽香就像她本人,已经渗透到他的骨髓里。

  这真的很难。

  电话铃声响起,付明耀看看号码并没有马上理会,然而铃声契而不舍,他叹口气才按下接听。另外一头传来温婉悦耳的声音,是周敏。他打起精神,尽量用耐心轻松的语气和她说着投资和近期的一些股票交易。付明耀知道他给不了周敏想要的,那么帮她多赚些钱是他最起码能做到的。周敏也是心思灵巧的人,很快察觉到他的异样。她有些担心,付明耀很少会这个样子,他从没有双眼冒火、脾气暴躁,他的教养不会让他这么做。但她看得出来,这几个星期他行为乖张、缺乏耐心,凭直觉知道这和那天陪他看戏的林珏有关。

  周敏从小被惯到大,她喜欢的东西,只要表明态度,基本没人会去和她争。付明耀提出分手让她很是意外,但并没有过多担心。男人就像孩子,时不时闹个小脾气,只要哄哄过了劲儿就会好起来。没想到半路杀出个莫名其妙的林珏,无论哪方面都没办法和她周敏比,竟然让付明耀上了心。她没有错过戏院那天两人的亲密,付明耀看她的眼神,以及演出结束后付明耀拉着她离开的急切。她有一种危机感,尤其知道付明耀这样的男人,从来不把玩儿当游戏,也不把游戏当玩儿。无论用什么办法,她要让林珏消失滚蛋。

  周敏没费什么劲儿,就打听到林珏三姐妹开网店的事儿,而且她们每周固定时间会在‘盛元’吃饭。她没有打招呼就找到餐厅来到她们面前,只希望快刀斩乱麻,将事情快些解决。”一个建议了,知道你卖的是奢侈品,看了你们的网站,很是喜欢。先从二三十万开始,然后慢慢往大了做。这是轻轻松松的事儿,你考虑考虑。

  “林瑾和林玥从来没见过周敏,但经过林珏的匆匆介绍,她们很快意识到这是付明耀的前女友。周敏人很和善、语气友好,又是冲着林珏来送钱,原本还挺高兴,可瞄眼林珏的脸色就知道这是只披着羊皮的狼。林瑾迅速打量了餐厅一圈,她们吃饭的点儿从来都是选择接近打烊时,这样三个人可以一起回家,所以眼下并没有多少顾客。

  跟着周敏一起来的另外两个女人,看样子也不像有什么破坏力。即使这样,她还是打了个眼色让手下人保持警觉。开餐厅的遇见刁蛮粗鲁、来闹事儿的顾客不是新鲜事儿,但眼前这位和林珏、还有那个让林珏神魂颠倒的付明耀有关,她不想场面难看,可也绝不想林珏吃亏。

  当林珏一眼看见周敏出现在‘盛元’门口时,她就知道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碰巧来这里吃饭,她有所企图,而林珏肯定不会喜欢她的目的。果然,周敏没有过多废话,提议林珏长久稳定地从国外原产地供货,她负责销售。周敏有条不紊说着一步一步的打算,林珏点点头到底还是打断她:”我明白,可你究竟想跟我这儿要什么?“”你这么聪明,当然能猜到。我也不废话,只让你离付明耀远一点儿。“周敏不以为忤,仍然一副风平浪静的样子,好像林珏照着她的话去做是天底下最理所应当的事儿。

  周敏缓缓道:”这对你应该不难,毕竟你认识他不过一个月时间,要说情深意浓、爱到死去活来的也没人会相信。从长远看,你可一点儿没受委屈。“林家三姐妹齐刷刷从鼻子里嗤笑一声,好像她在说天方夜谭。林珏第一次遇到这种事儿,指尖有些颤抖,不过还是尽量压住自己的怒气,平静地说:”我是没钱让你离付明耀远点儿了,不过呢,好在他甩的不是我。“这话林珏说的其实并没有什么底气,毕竟半个多月付明耀没理她了,被甩还是没被甩,不过是付明耀写个字儿、或者说句话的区别。

  但是这些哪是林珏现在顾得上的,这不仅仅是为了抹掉周敏那副屈尊纡贵的神情,她从来自持甚高,当然也知道比她好的、优秀的比比皆是。可有些事儿、有些人,不努力争一争,怎么知道不是自己的?她下定决心不再犹豫,今天拼了命也绝不让步,多大的牺牲也不为过。

  林珏用她能使出的最不屑一顾的表情看向周敏,而且仿佛觉得还不够似的,又加重语气继续说道:”我最讨厌前女友这种角色了,明明已经拎了盒饭该乖乖走人,偏偏还不识趣,以为自己多重要多有影响力,时不时要抢个镜头。这么想当主角,找别地儿有位儿的地方当去,非赖在原地儿给人添恶心,让人吃饭都不安生。“话音刚落,周敏端起桌上一杯酒就朝林珏脸上泼去。林珏没想到周敏会来这手,还没来及吃惊便下意识抓住周敏的脖领使劲儿把她的头摁在桌上,拿起酒瓶一股脑全倒到周敏头上。周敏显然也没料到林珏竟然对她动粗,但她很快反应过来,从林珏手中很快挣脱开来,使劲儿将她推了出去。林珏比周敏个儿低,体重也轻一截,更不用说周敏也是经常锻炼的主儿,这一推力道不小,林珏一个踉跄,重重摔倒在地上。

  林珏不顾浑身的阵痛,甩开林玥正要扶她的手,立刻站起身朝周敏走去,那咄咄逼人的架势和眼里的忿恨连周敏都不禁有些心怵,刚想伸手阻住林珏靠近自己,她已经快步走到跟前,握紧拳头,使了全身的劲儿迅速挥出胳膊朝周敏的鼻子打去。虽然林珏这一拳让自己的指关节痛得要掉眼泪,但她还是很满意地看着周敏大叫一声捂着鼻子倒退几步,鲜血从指缝流出。另外两个和她一起来的朋友正欲上前帮忙,却被林瑾和林玥一把拦住。林瑾道:”她们俩的事情,她们自己解决。你们想打群架么?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其实无论从哪方面和周敏比,林珏在打架上都没有丝毫优势。

  可林瑾和林玥是知道她的,这半个多月林珏跟没事儿人似的,每天该做什么做什么,绝口不提付明耀这个人。她越闷在心里越表明事儿大,两个人这些天在她身边都是小心翼翼的。今儿周敏刚巧、刚不巧正好撞到枪口,让林珏半个月积攒的郁闷全部爆发出来。她死拚的性子再没有比林瑾和林玥更清楚的了,周敏铁定吃亏,因为她们最大的不同——林珏豁出去了,周敏却没有。

  周敏捂着鼻子一脸不敢相信:”你疯了么?“

  林珏凑上前指着周敏的鼻子,恶狠狠说道:”没错,我是疯了。今儿就把话给你放到这儿,甭管付明耀的新欢旧爱是谁谁谁,你不放手消失,我也不会挪窝腾地方。总之这个坑儿我就占着,态度也表明了。大家就等付明耀开腔要谁舍谁。他如果稀罕你,我当路人甲乙没脾气,但你给我记清楚,这事儿怎么着都轮不着你说了算。

  你如果敢跟我们俩这儿使坏,下一次隆鼻手术也不用预约了。“事实证明,周敏确实更稀罕她的假鼻子一些。餐厅打架事件后,再也没有谁来触林珏的霉头。她依旧投入在忙碌而紧张的生活中,没有漏掉林玥和林瑾询问的眼神,知道两人很担心她。这些天她越发独来独往,觉得每件事都是烦扰,她有些走火入魔、厌倦生活。仿佛自己的日子还不够惨似的,这个周末,她拒绝她们俩游玩散心的提议,鬼使神差的,竟然换了衣服鞋子,自己跑到附近公园跑起步来。

  林珏开始跑得很快,仿佛想甩掉这些天如影随形的烦恼和苦闷,直到气喘吁吁双脚像灌了铅似的却固执的就是不肯停下来。她以为把自己累惨就能什么都不想,可事实是她脑子里最多的念头就是去按付明耀家的门铃,如果今天没累死,如果不地震不下雨,如果交通不堵塞……不,堵塞不能算,这个城市永远在堵塞,如果没人拦着、没人阻止……林珏天马行空罗列着自己的清单,一点儿都不在乎自己有多滑稽多可悲。

  忽然林珏注意到道路尽头远远站着一个人,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幻觉,再向前跑了几步才定在原地。虽然仍然看不清那人的面庞,然而无论身在何处,林珏都能感受到付明耀认真古板的强大气场。他缓缓朝着她逼近,结实的长腿迈着大步。林珏先前所有念头一扫而空,这个男人依旧一副脾气乖戾的样子,让她不禁怀疑付明耀专门跑来干什么?和她说玩完么?其实他们也没真的开始过,和周敏打架的事儿让他知道了?他来兴师问罪?林珏脑子飞速运转着各种可能性,哪种都不是很吸引人,除非……林珏的心脏顿时提到嗓子眼儿,忽然发现无论发生什么,只要是和付明耀面对面,她好像都没办法承受。她紧张无比,只希望自己能像茅山道士一样,念个咒就马上消失不见。

  终于,付明耀在她面前停下脚步,皱着眉一副极度不满意的样子,”哪有像你这么跑步的,我怎么教的全忘了么。“林珏装着一派轻松自在,”忘了,这么长时间没见你,你叫什么名字都忘了。“付明耀两手交叉在胸前,不以为意:”是么?我倒认为你之所以跑成这幅德行,就是因为一直在想着我。“林珏退开一步,内心顿时更加慌乱。

  在付明耀面前,她好像一本完全摊开的书,和她有关的事儿都能被他一说就中。她试图否认,仿佛这样才能证明自己仍然控制着局势。”我想你可能,不,几乎是不可能意识到我对你没有丝毫兴趣,而且根本没被你吸引。“”我却一点儿不相信,“他靠前一步,”所以,至少让我们测试一下。“付明耀把手轻轻放在林珏的后颈部,眼睛凝视着她,”除非你担心自己错了。“”我没错,我也不想……“他决定就此打断她的话,这个女人嘴硬,非把黑说成白不可。付明耀用亲吻封住了林珏的喋喋不休,当她下意识要推开他时,他环住她的腰把她抱得更紧,接着伸出舌头触舔她的双唇,然后慢慢探入。林珏紧咬着牙关,厮磨片刻,最终没有拒绝。

  付明耀微微撤离,含笑看着她:”你说‘好’的方式很特别。“林珏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她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反应。”你强迫我的。“看着林珏还是一副装模作样、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付明耀暗笑,”你是肯定不会告诉我周敏去‘盛元’找你的事儿了?“林珏刚要跳脚,付明耀却早有准备她的反应,胳膊使劲儿把她固定在怀里,拒绝让她离开。

  他继续说道:”哦,是的,我知道。而且,你可以假设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儿,我都知道。“林珏捕捉到付明耀的语气里透露着特别的信息,她思索飞快,脸色几乎立即沉下来:”阿瑾?她自己生活还一团糟呢,竟然来干涉我。“虽然他已经领教过她们姐妹之间的亲密和熟悉,付明耀还是有些惊讶林珏竟然一猜就中。三天前林瑾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自我介绍后,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撂下一张存储卡和一句话:”新欢旧爱,快些了断,大家都好往前走。“存储卡里是‘盛元’餐厅一个摄像头的纪录,虽然只有画面,但他已经能猜出大概,就是看到林珏挥拳打到周敏鼻子时,让付明耀惊得目瞪口呆、哈哈大笑。后来,他找到和周敏同去‘盛元’的朋友,原本彼此就认识,具体细节拼拼凑凑,现场情形很容易弄清。最重要的是,周敏自己也没打算隐瞒,大方承认原本想和林珏做交易,却没想不仅被拒绝,还害得她在韩国做的完美鼻子毁了个彻底。

  这一切归根究底都是因为他,付明耀非常内疚:”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周敏苦笑:”这比上一个版本还糟糕,如此彻底的拒绝方式,竟然一点儿余地都不留。我该把一切都归咎到林珏的头上么?是她窃了我的爱。“付明耀只是摇摇头,简单蹦出两个字:”无关。“他没再继续解释,窃谁、被谁窃,只是他和林珏之间的事儿。周敏是个聪明人,点破不说破,她是明白的。

  当然,周敏的性格也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她半开玩笑地说:”林珏这么彪悍,又疯又野,你拿得住她么?“其实要是没有周敏这一出,付明耀真忍不住会去找林珏,按她的方式开始,然后从长计议,所以这次也算多亏周敏。当然,他并没有说出来,只是咧嘴无声笑笑,轻轻说道:”还好。“和周敏交谈之后,付明耀完全轻松下来。当他看到林珏傻乎乎的一个人在公园闷头跑步,现在在他怀里又一副郁闷无比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他又强调一遍:”你说‘好’的方式很特别。“林珏脸色依然苍白,双手握成拳头压在他胸口:”你可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他一笑置之,抱着她将下巴搭在她的头顶,”你也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继续。“”像你这样的男人又沉闷又无趣。“她当然再了解不过了,可是还是忍不住继续敲打他的胸膛。林珏应该干脆利落的拒绝,要是她能够集中注意力的话,可她不能。”啊,去他的。“林珏轻声低语,松开拳头一把拽着他的脖颈,踮起脚尖仰起头使劲儿亲吻上去。

  她的勇气、她的需要忽然完全喷涌出来,仿佛火山爆发般来势汹汹。付明耀根本无力抗拒,只是静静地承受她的狂吻。原来她并不适合轻柔、缓慢的诱惑,但是他万万没想到,林珏那伶牙俐齿的嘴竟能迸发出如此强烈的热情,但是付明耀没有进一步回应,他把一只手放在他俩身体之间,稍微拉开了些距离扶她站稳。林珏抽搐一下,然后软软靠在他的胸膛。

  过了会儿林珏才发现付明耀停了下来,只是静静搂住她:”怎么了,为什么停下?“这茫然的问题几乎把付明耀逗乐。”我不想让它成为激素的冲动,对任何一方来说。“她让林珏放松下来,端详着她涨红的脸庞,一脸关心地问道:”好些吗?“”我不懂,难道你不愿意?又像第一次……“他重重吻在林珏唇上,林珏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天旋地转。”这样可以回答你的疑问吗?“付明耀牢牢钉住她的肩膀看向她。

  ”你故意的。“林珏神志清醒过来,愤怒地说:”你这个混蛋,故意撩拨、故意挑逗。“这次付明耀终于忍不住笑了,”你真讨厌。听着,林珏,我要你,非常想要你。要是按我的下半身思考行事,你现在已经一丝不挂躺在我身下了,而我肯定比现在舒服多了,但我不愿意我们完事后,你站起身来声称只是肾上腺素和荷尔蒙惹的祸。“林珏仍然很生气,”你这么说太可怕了。“”是的,没错。这正是你的逻辑,而我不会给你机会。“”你是说……“他快速打断她:”这一次不要和我争好不好?“”也就是说,什么都由着你了?“”对,总结得非常好。“林珏想挣脱他,付明耀只是叹息一声,不给她离开的机会。”宝贝儿,我和你一样固执,而且比你壮得多,所以你得依着我。一旦我们在一起,不准谁再碰你。“”你说的好像许多人排长队等着和我做爱似的。“她使劲儿拍了一下付明耀的胸膛:”我不随便和人上床。

  “”我也一样。我认为这种亲密关系是很严肃的事情,这点你必须同意。“”哦,“她喉咙发干:”这可不是什么期货合同。“”当然不是,“他轻而易举把她拉得更近,”这要复杂重要的多,你把项目提出来,而由我提出条件,我是认真的。“”你有过不认真的时候么?“她嗤笑,过一会儿才幽幽道,”我现在没和任何人往来。“”是的,你没有,但你和我往来了。“”这么肯定?我还没说我的项目是什么呢!“”你早就说了,当你那天在‘翰廷’走到我旁边时就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这么讲,你早就答应了,现在不用讲条件。“付明耀疑惑地看向她,林珏得意地加以补充:”无论是马克。

  达西、菲兹威廉。达西还是斯丹利先生,古板严肃的科林。菲尔斯最后都爱上了他极度看不上的女主角。“她学着付明耀的口气:”你说‘好’的方式很特别。“付明耀稍稍回想,笑了笑却并没有否认,他故意板着脸:”珏子,你是想跟我继续争辩呢,还是大家赶紧回家?“林珏嘴角漾开如释重负的笑容,”哦,回家吧,我饿死了。“付明耀搂住她的肩膀,朝公园出口走去,”不准在床上吃东西。“”回我那儿,我睡自己的床好了。“”嗨,我也睡在上面呢。“

日上三竿,付明耀在软玉温香中醒来,他裸露的胸膛上披泻着一片黑色秀发,半掩住林珏熟睡的面庞。付明耀轻轻拂开脸上的发丝,端详她晶莹剔透的肌肤,睡梦中的她仍是那么迷人,惹人爱怜,他还想需索更多。

  林珏皱了皱鼻子,眼睛没有睁开:”看什么?我变样了么?“付明耀笑笑:”你怎么知道我在看你?“”喔,“林珏慵懒得换了个姿势,不再多说。

  付明耀翻身跃到她身上,”醒来了,就让我们的早晨从第一吻开始。“林珏忽然警觉,一手连忙捂住自己的嘴:”不亲,我还没刷牙呢。“付明耀吻了吻她的手,然后渐渐向下,喃喃道:”谁说要亲你的嘴?“两人在床上又折腾几个来回,林珏几乎不能相信她允许付明耀做的事,那是她想像不到的亲密。直到她连连求饶,付明耀才把已经化成水的林珏搂在胸前,他们似乎聊了一会儿又睡了一会儿,林珏如飘云端早没了时间概念。直到再次醒来,看到付明耀还在睡梦中,她才下床离开卧室梳洗自己。

  林珏在洗手间还没来及打开水龙头,忽然听见卧室传出林玥的一声惊叫。她暗叫不好,林玥总是不敲门就进她的房间,她说多少次都没用。林珏三两步赶回卧室,看见付明耀睡眼惺忪坐了起来,而林玥毫不遮掩地仔细盯着付明耀赤裸的上身,一脸惊叹。不仅如此,她还走近付明耀伸出手,”早上好,久仰大名。

  曾经远远见过你,却一直无缘认识,今天真是荣幸之至。我是林玥,林珏的……“林珏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挡住她夸张的自我介绍,使劲儿把她往门口推。林玥仍然满脸堆笑,边后退边向付明耀摆手,”认识你很高兴,回头请我们吃饭。“林珏扭头尴尬地对付明耀说:”抱歉,给我点儿时间。“付明耀笑笑再次躺下来,”快点儿回来。“慵懒的声音带着一丝承诺。

  两人来到客厅,林玥意味深长看着林珏,”原来他不穿衣服的时候这么好看呢!“林珏尽量掩饰住自己的笑意,”你到我房间干什么?“林玥刚要开口,眼睛一转伸出手:”缺钱啊。帮帮忙,我马上消失。“林珏抗议,”你什么时候缺过钱,而且凭什么又洗劫过我?“林玥兴味浓厚地挑起眉毛,她抬腕儿看了一下手表:”我这会儿肯定是不缺时间的。

  大家要不然好好商量商量……“林珏明知她是趁机敲竹杠却也没办法,这会儿实在没精力和林玥纠缠,”你等等,我拿钱包。“林玥一脸惊讶,没想到她这么好说话,继而连连感叹:”哎,我男人连个电话都不打给我,你可好,这就又着急着奔下一个性高潮了!“

  【完】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41ee.com 加入收藏夹!